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陆军28军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414|回复: 17

82网“渤海活动”集萃(之四)壮哉,邢永生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戈戟沉沙 发表于 2010-5-28 13:56:17 |显示全部楼层

82网“渤海活动”集萃(之四)

——壮哉,邢永生

 2010年5月15日上午        牛头镇村——邢家茅坨村

算上这一次,我今年去邢家茅坨村墓地悼念邢永生团长,已经是第2次了。每一次去看他,都觉得心痛,他在我心里,永远是一个英雄的象征。当新兵时,我就对他非常敬仰,虽然从未见过面。

1961年那会儿,老兵们总喜欢给我们新兵蛋子比划点什麽,比如讲战斗故事,什麽打金门啊、平潭大刀会啊、八二三炮战啊,等等。

一个浙江老兵叫沈世提,60年平阳兵,说到邢永生团长时,他嘴一撇,大拇指一伸说,“那是真英雄!”

他说,部队冲上了金门岛,正赶上退潮,二梯队上不去,4团孤军奋战。战到被敌人包围后,邢团长把警卫员叫到身边,让他泅渡回大陆,把4团的军旗带回去。

警卫员不肯走,说团长啊,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邢团长暴怒,说你不服从命令,我一枪就毙掉你!

警卫员说,毙掉就毙掉,我不走!

邢团长耐下心来说,如果没有了军旗,4团这个番号就没了;你把4团的军旗拿回去,4团还可以重建,你懂吗?!

结果,他的警卫员把军旗塞在胸前,跳到海里,游泳回到了大陆。因为有了军旗,4团不久就建立了。

可是邢团长和4团的战士们一直战斗到弹尽粮绝,光荣牺牲。

 

沈世提的讲述,今天听起来,当然是一个演绎过的故事。可是五十九年前,我们听老沈比划的时候,一个个神情庄重,肃然起敬。那一晚,我还专门在日记里写了一篇心得,题目是《敬爱的邢团长,我要为您报仇!》。

可惜的是,当时报社的记者三天两头采访我,有两家报纸发表了我的《日记九则》,我发现在后来写日记时,已经不是给自己、而是在给报社写日记了,作假的事情干不了,于是一把火烧掉了日记,不再写了。否则,我把那篇日记再现于此,那将是一篇感情非常真挚,战士追慕英雄的好文。

 

近几年,我一直在钻研金门登陆战斗,不下几十次向港、澳、台朋友寻购有关金门战斗的书报、杂志和论著。

只要得到了这方面的书籍,我都是如饥似渴,甚而通宵达旦,一口气把它们看完。此类书读得越多,越觉得参战部队伟大,邢团长伟大。

台湾有一位李福井先生,笔名终南山,1950年出生于金门。他在1999年撰写并出版了一本《古宁头战记》,对60年前的金门战斗做了比较客观的评述。

 

李福井写道:

——总司令汤恩伯以肯定的语气做结论:共军不登陆金门则已,如登陆金门,则必在东、西一点红之间。

­——萧峰预定的登陆地点就是大金门古宁头。大金门形状像哑铃,分为东西两部,东部多高山,西部多丘陵,北岸琼林、后沙到古宁头一带多为沙质硬滩,礁石较少,为大规模登陆的理想地点。

 

从以上描述中,我们可以了解到,金门岛的地形天生诡异,能够登陆的地点只有琼林、后沙至古宁头一线,无论谁来指挥这场登陆战斗,部队都只能从这里攻上去,别无选择。

同样的,防御中的国军,无论谁来指挥这场防御战斗,都会把主力部队及其最强的火力火器配置在这一线。

仗还没有打,我军必然从哪里登陆,国军必然在哪里扼守,如此关键问题就已经十分明确了。此役之难打,就难在登陆点无可选择。

[此帖子已被 单枪刺左 在 2010-5-29 15:43:45 编辑过]

Rank: 8Rank: 8

戈戟沉沙 发表于 2010-5-28 13:57:11 |显示全部楼层

李福井写道:

——1948年,蒋介石眼看大陆情势日益恶化,就在东南沿海兴建永久性碉堡。同年,910月间,中央派员来金门勘察、定位,国库拨款,于11月委由上海一营造公司承建。

第一期建11个班碉堡,由古宁头乌沙头至壠口沿海;

第二期,在第二线的湖尾、湖南等重要地带,建5个排、连碉堡群;由第一线的古宁头到第二线的湖尾,阵势交叉,有如斜三角,故称为“袋型阵地”。

 

我们都知道,进攻战斗很注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然而,这两个制胜的战斗要素在金门战斗中根本不存在。

登陆地点只有此一段地带,我知,国军知。

此外,由于我军的情报来源少之又少,对国军在我登陆地点一年前就构建成功的“袋型阵地”一无所知,所以,在我主攻部队244团、251团抵滩登陆后,一脑袋就钻进了国军的“口袋”,造成了重大伤亡。

 

李福井写道:

——战车营21辆战车。这些破烂车辆,经过一个多月的整顿,后来竟然变成金门保卫战的铁甲雄狮,被封为“金门之熊”,成为主宰战场的武器,实在有一点可悲,又有一点可笑。

——事后尹俊(国军十八师营长)亲口向沐巨樑(国军战车兵)说:“你们战车真厉害,三分钟,就把我一个警卫营打得只剩几十人。”

 

我军的登陆地段,是一片硬沙滩,可以跑78辆坦克。所以,国军在此一线部署了一个坦克营,21辆坦克。这些坦克,原本在淮海战役中被我军打烂了,后经修复,运载到了金门。

我军抵滩,战斗打响后,国军的坦克,在狭小地段内横冲直撞,加之我攻金部队既没有反坦克火炮消灭坦克,也无坚固的掩体可供隐蔽,伤亡惨重。

战斗中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国军第18师一个营投入战斗后,由于官兵们头上都戴着一顶长舌帽,被国军坦克兵误认为是共军,施放了一通炮火之后,该营死伤500余人。

从这个侧面也可看出,我军是在极其困苦情况下艰难作战的。

 

李福井写道:

——沐巨樑(国军坦克兵)推开塔顶门,想用旗语联系友军,往四周一看,全是敌人(我军)。只见他们衣裤全湿,沾满泥沙,冻得直打哆嗦。

 

——后来检视共军枪支,试拉枪机却拉不动,查看之下,发现枪机滑槽里塞满了细沙,枪管内也有,连看数支都是如此。至此,沐巨樑才领悟共军不开枪的原因了。

 

——共军船团抢滩,遭到国军炮火猛烈轰击,依常理判断,应该是纷纷泅水上岸,随身武器必定泡水。上岸匍匍前进,在海滩细沙中翻滚,枪管、枪机、弹匣等滑槽渗入细沙,经盐水吸住,在黑夜中看不见,又没工具擦拭,很快凝结在一起,所以大部分枪支成为废物。

 

——其次,共军穿着厚重的御寒衣物,经海水打湿,又冷又重,加之天候寒冷,熬了六、七个小时,饥寒相煎,身体冻得发直,失去原有的战斗力了。

 

我曾经做过体育记者,采访过海上项目的帆板运动员。我得知,即使沙滩上的气温高达35度,但运动员只要踩上帆板,驶向海里1000米,海上气温就降至10度以下。

运动员在海上训练,必须穿上保温服(特殊质料制作),但即使有保温服抵御寒冷,运动员每次训练归来,仍然会冻得直哆嗦,脸煞白,唇乌黑。

我当时问过运动员:如果你的帆板跑得再远点儿,不穿保温服会怎麽样?

运动员干脆的回答:那就会冻僵了,死在海上。

我当时心里一沉,愣住了,因为那一瞬,我想到了金门登陆战。

 

19873月海口的那次采访,像烙印一样,深深嵌入我心底。此后的20多年里,只要见到大海,我总会情不自禁的想到,我攻金部队在渡海、抢滩登陆时,所遭遇的千难万险:

金门登陆战斗于19491024日发起,时值台风季节,海上风大浪高;

我军船队于20时启渡,战士们身上至多添加一两件单衣,能够套上棉袄和毛衣的人毕竟个别;

夜里,海上温度知多少?4度?2度?亦或0度?!

我军海上乘船行程约5公里,要在抛上摔下的浪尖和波谷中颠簸56个小时;

体力耗尽,透支;

船队接近金门岛时,又遭敌军炮火狂轰烂炸,海上尸肉横飞,部队泅渡抢滩——

 

我想,比照一下世界各国军队登陆作战的战例,我们完全可以断言:参加1949年金门登陆战的我军,当属在苦战恶打中最能忍受煎熬,在完全没有胜算的战斗中,仍然赴汤蹈火,以命搏敌的伟大军队!

 

[此帖子已被 单枪刺左 在 2010-5-28 15:08:22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戈戟沉沙 发表于 2010-5-28 13:57:33 |显示全部楼层

李福井写道:

——左翼二四四团团长邢永生带领全团战到二十五日中午十二时,在全团官兵大多牺牲情况下人坚守阵地。

 

——二十六日深夜,共军伤亡五千多人,两天两夜粒米未进,已到弹尽粮绝,再也撑不下去了。孙云秀、邢永生、刘天祥、田志春、徐博和陈立华在一个山沟里举行临时作战会议,决定分成几股打游击,周旋到底。

 

——二十七日凌晨,二五三团团长徐博电告,该团一营六百多名官兵已在古宁头全部牺牲了。这是二五三团左后一次通联电话,过后,就音讯杳然。

 

——二五一团团长刘天祥:“我生命不长了,为了革命没有二话---”刘天祥的话还未说完,耳机内就传来爆炸声,刘天祥魂断古宁头。

 

——共军最后一批官兵在二四六团团长孙云秀的带领下,悄然抵达沙头,受到包围,在突围无望之下,孙云秀负伤自尽。

二四四团团长邢永生身负重伤后被俘,不久就牺牲。

二五一团政委田志春率五十人打游击,弹尽粮绝被俘。

二五三团政委陈立华打游击被包围,战至最后牺牲。

二五三团团长徐博躲到太武山山洞一个多月,在搜山中被俘。

 

在这一次纯属瞎指挥,仓促上阵,几乎毫无胜算的金门登陆战斗中,我军参战部队的4位团长、3位政委的最后一搏,给我们留下了英武不屈,坦坦荡荡,慷慨赴死的身影。

有时候,我会突然想,60年来,在我们逢年过节,鸣放爆竹烟花的喜庆之中,有几个人会想到他们?

当然,他们的亲人会想到他们,他们的生死兄弟会无时不刻记忆着他们——宋家烈将军在弥留人世之际,不是在大声呼叫邢永生团长的姓名吗?

在这篇文章即将止笔的当儿,我又在想,虽然我写得老眼昏花,疲累不堪,有时激动、难过得泪流满面,可此文究竟有几个人会从头到尾读一遍呢?

我想会的,即使只有一两位、两三位战友能认真品阅此文并从中得到些许感悟,我则知足了。

 

壮哉,邢永生、孙云秀、刘天祥、田志春、徐博、陈立华!

壮哉,我九千将士!

 

[此帖子已被 戈戟沉沙 在 2010-5-28 14:38:08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戈戟沉沙 发表于 2010-5-28 13:57:55 |显示全部楼层

                            

 

     

              ▲  战友们步行去墓地祭奠邢团长                   ▲  战友们把准备好的花圈置于邢团长墓地

 

    

                                                            ▲  战友们向邢团长默哀,三鞠躬

 

 

                                        ▲ 战友们在邢团长墓地前合影

 

                           

                 

                   老28军首长的子女:左起榕榕、小猛、末疙瘩、陈化琪(28军第一任政委陈美藻将军的儿子)夫妇、景东海  (渤海军区第一任政委景晓村的儿子)           

[此帖子已被 末疙瘩 在 2010-5-28 16:52:27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末疙瘩 发表于 2010-5-28 15:00:58 |显示全部楼层
      金门之战现在在我心里,无论什么说法包括战略和战术,都已经并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的军队那种奋勇不屈气壮山河视死如归的大无畏气概,那种对党对革命的无限忠诚,已经象篆刻一样刻在了我的心扉。他们在生命最危难的时刻还想着如何分散保存部队、坚持斗争,真是坚韧不拔,世界上有哪只部队能与我军相比?!
     这一切深深感染着我,触动着我的心灵。5月10日,在山东活动前,我毅然甩掉一切工作挤出时间,当我再一次走进金门战斗幸存者的家时,虽然贫穷困扰着他们,但我因见得多了,已不再象起初那样感到惊讶,而当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首长会派增援过来的,我们只要坚持住了,等到增援上来,就能再打过去”时,我眼里忍不住泪水流下,心里在流血——这就是我们军人,他们从来就没想到过退却!任何时候对党的信念矢志不渝。
     难道我们不应当为了能为他们去做些什么而努力吗?我们现在正在做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要有信心,要有恒心,要坚持不懈!

[此帖子已被 末疙瘩 在 2010-5-28 17:09:23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黄乃义 发表于 2010-5-28 17:48:23 |显示全部楼层

壮哉!金门战斗的勇士们,我们后人为你们,自豪.骄傲!敬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77年的兵 发表于 2010-5-28 18:26:09 |显示全部楼层
 而当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首长会派增援过来的,我们只要坚持住了,等到增援上来,就能再打过去”时,我眼里忍不住泪水流下,心里在流血——这就是我们军人,他们从来就没想到过退却!任何时候对党的信念矢志不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刘伟民 发表于 2010-5-28 19:00:33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不会忘记他们,28军的后来人不会忘记他们。永远不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雄师劲旅兵 发表于 2010-5-28 20:04:50 |显示全部楼层

     读鲁延大哥文,心潮汹涌澎湃。英雄的壮举震撼人心,催人泪下。

   “生则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这是一种豪迈的悲壮,攻金勇士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验证了244团、246团、251团、253团军人誓死如归,解放全中国的豪情壮志;验证了244团、246团、251团、253团军人刚毅顽强的性格和超人的胆略;验证了他们是 最可敬的人的强大魅力。他们不仅仅是党的忠诚战士、中华民族优秀的儿女、更是不屈的军魂。

[此帖子已被 末疙瘩 在 2010-5-29 9:16:31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论坛元老

桑梓为心,军魂为骨,大度看世界;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

Rank: 8Rank: 8

尚斌游子 发表于 2010-5-28 22:07:03 |显示全部楼层

鲁延大哥的呖血激情之文“82网“渤海活动”集萃”,当并入82师绵绵不断的涓涓精
神之流,汇聚于82网的保留文稿之中,激励同侪,启迪后进!

尚斌游子和许多的战友将与您和82网携手同行,不离不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陆军28军网 ( 闽ICP备07503100号-1 )    

GMT+8, 2019-9-23 17:13 , Processed in 0.07356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