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陆军28军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260|回复: 33

柳河连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中国陆军82师网 发表于 2007-12-14 10:47:00 |显示全部楼层

 245团2连

 

         245团2连原为华野10纵83团2连。在1947年豫东柳河集战斗中,英勇顽强,首先突破西门,使后续部队源源突入集内,全歼了柳河守敌。为表彰二连柳河连战斗的英雄事迹,纵队于1948年1月授予“柳河连”光荣称号。

        柳河集位于陇海路北,是扼守开封至徐州的要点。1947年冬季,全国各战场转入了战略反攻。华野主力在陇海路一线展开了陇海破击战,屡战告捷。12月19日,蒋匪暂编24师第5旅逃窜至柳河,构筑工事,企图固守。为配合兄弟部队行动,消灭残敌,赢得整个战役的胜利,20日,10纵百里奔袭该敌。83团主攻柳河西门,2连奉命担任突击任务。

 

21日傍晚,2连占领了近敌只有300公尺的进攻出发阵地。21时,总攻开始了。在团的猛烈炮火掩护下,连长牟孝堂一声令下:“开始爆破!”“活大炮”范训成和爆破手徐玉环、王玉山抱起炸药,勇猛地冲过敌人火力封锁,首先炸掉了靠近西门外的敌人碉堡的障碍。

 西门垛口上敌人的两挺机枪不停地扫射,封锁着至西门的道路。王玉山负了重伤,躺在身泊中。范训成一下扑到王玉山身旁,喊着:“玉山,我背你下去。”王玉山坚定地答道:“不要管我,西门还没有突破,任务要紧!”范训成紧握着王玉山的手,激动地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说罢,就抱起三十多斤重的炸药包,象猛虎一般扑向西门。

 

范训成刚跑出十来步,就被敌人发觉了,子弹“嗖嗖”地朝他飞来。范训成灵活地变换着运动路线和姿势,敏捷地贴近大门,放上了炸药。敌人着了慌,在门缝里叫嚷起来:“只上来一个,开门抓活的。”只见大门一动,炸药包倒了。范训成一边准备手榴弹,一边又把炸药包靠上了大门。就在导火索越烧越短的时候,敌人慌乱地用木头来顶门,炸药又滚了下来。时间紧迫,不容犹豫,范训成一跃而起,冒着生命危险,第三次把炸药包放在门上,用手紧紧压住,喊了一声:“兔崽子,听家伙吧!”他翻身滚下壕沟,“轰隆”一声巨响,西门炸开了。

 

“冲啊!”突击班长牛立风带领五班战士,迎着烟雾,首先突进了西门。敌人见西失守,急忙赶来增援。5班战士紧贴在街北的墙根下,进行英勇的反击。敌人离西门只有二十多米远,战士耿福山抡起大盖枪,“叭叭”两枪,打死了两个匪兵。一个匪兵又顺着土墙偷偷地摸来,牛立风眼明手快,“唰”地一个转身,猛力一剌刀,把那家伙捅倒在地。刚击退了这股敌人,龟缩在靠近西门院子里的敌人又窜了出来。5班战士一鼓作气,甩出了一排手榴弹,炸得匪兵象乌龟驮西瓜——滚的滚,爬的爬。西门突破口守住了,班长牛立风同志在激战中壮烈牺牲。就在这时,2排副排长吴玉秀带领4、6班战士又冲进了西门。

 

敌人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两个排的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又向西门反扑过来。2排战士抱着与突破口共存亡的决心,给予迎头痛击。机枪射手徐占远在西门围墙上,一口气打出了两梭子子弹,十多个匪兵应声倒地。突然,一发60炮弹飞来,在离他十多步远的地方爆炸了。徐占远左肩膀负了重伤,机枪也出了故障。几十个匪兵见机枪不响了,哆哆嗦嗦地向突破口摸了过来。徐占远一边把机枪交给副射手齐天河擦拭,一边机智地喊道:“蒋军弟兄们,缴枪不杀!我现在不打你们,你们要赶快悔悟。”敌人进退两难。徐占远趁着间隙,向二排剩下的四位同志激昂地说:“同志们,今天是实现咱们誓言的时候了,就是剩下一人一枪,我们也要坚决守住突破口!”战士们警惕地守卫在突破口上,等待着更加严峻的考验。

 在这危急关头,牟连长带领一排直冲向西门,控制了大门两侧。敌人以三面火力,掩护一个连疯狂地从大街上反扑过来,妄图把2连挡回去。连长大喊一声:“同志们,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冲啊!”战士们冲向敌群,用刺刀、枪托,同敌人格斗,击退敌人的反扑。敌人又猖狂地进行报复,战斗十分激烈。连长牟孝堂同志英勇牺牲了。2连冲进突破口的只剩下3班长吕成芝、2班副张廷中、战士赵之英、王德大、窦文昌、周庆英六个人。

 

 敌人加强了火力,开始了第二次反扑。三班长端起冲锋枪,撂倒了前面的一个敌人,又扔出了手榴弹,六勇士在烟雾中的敌人拼杀。赵之英一下子刺死了一个匪兵,一转身,又用枪托砸死一个。一个匪兵趁赵之英拼杀的机会,向他开了两枪,把赵之英折枪托打掉了一块。赵之英怒喊一声:“拿命来!”当胸一个突刺,那家伙惨叫一声仰倒在地。还没等小赵拔出刺刀,七个匪兵又围上来威胁地喊着:“快缴枪吧!”赵之英圆睁虎眼,咬出手榴弹的拉火环,高举手里,叫道:“不怕死的来!”敌人吓得魂飞胆散,纷纷逃窜。

 

 六个战士和敌人捕斗得正激烈时,另外两股匪沿着左右两边的围墙爬上西门,封锁了突破口。敌人疯狂地向下射击,投弹。突然,一颗手榴弹滚到窦文昌脚下,他一脚反踢过去,手榴弹在敌群里开了花。张廷中端起冲锋枪朝西门顶横扫一阵,又拣起步枪痛击迎面来的几个匪兵。三班长仔细地观察了周围的地形,发现街头上有两座倚着街道的小平房,他立即指挥二班副、王德大和窦文昌抢占路北的平房,自己带着另外两个同志向路南的平房奔去。

 张廷中他们刚进房子,30个多个敌人就尾追上来。敌人靠近了房子,二班副一声喊:“打!”一阵枪声、三颗手榴弹爆炸,打得匪兵抱头鼠窜,窦文昌抢上一步,一枪托砸了他个嘴啃泥。

 路南平房前也正展开一场激战。经三勇士一阵猛打,房前横躺着几具匪兵的尸体。有一个手持美式汤姆枪的匪兵充着“好汉”窜进了房子,周庆英一个箭步迎上前,把这个匪徒卡死在地。后面的敌人吓坏了,一个个争着缩了回去。

 敌人三次抢守小房子来成,恼羞成怒,拼凑所有的迫击炮和轻重火器,向两座小房猛烈射击。六勇士并没有被敌人的反动气焰所吓倒,“敌军周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他们怀着必胜的信心,顽强地坚持战斗,手榴弹打完了,就拣敌人的,一直坚持到只剩下两发子弹,准备同敌人最后拼刺刀的时候,后续部队上来了。六勇士立即冲出小房,拣起敌人丢弃的手榴弹投向敌人。敌人受到内外夹击,纷纷激枪投降。

  黎明,柳河集内的敌人全部就歼。鏖战了一夜的六勇士,棉衣上开着白花,刺刀上蘸着污血。在他们自豪而庄严的目光下,敌少将旅长陈扶民象丧家犬一样,在俘虏群中蹒跚地走着。营首长紧紧地握着六勇士的手,高兴地说:“同志们,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出色啊!”

 

 

附:

   1951年7月,军为了表彰该连开展群众性的卫生运动,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增强指战员身体素质的事迹,授予“卫生模范连”的称号。

 

[此帖子已被 单枪刺左 在 2007-12-24 16:31:06 编辑过]

Rank: 8Rank: 8

列兵三年 发表于 2007-12-24 16:25:00 |显示全部楼层

柳河连记忆(之一)

 

我是柳河连的兵,19619月入伍,19625月入团,19646月入党。历任9班战士,9班副,3班长,1排长。1964年底调82师作训科帮助工作,从此离开2连。

我记得当年如下连排干部的姓名:

连长张玉江,籍贯山东,1946年入伍,上尉军衔,后为1营大尉副营长。

政治指导员刘怀英,籍贯山东,1945年入伍,上尉军衔,后调离;

政治指导员卓文福,籍贯福建莆田,1951年入伍,上尉军衔。

副连长于训勤,籍贯湖南,1950年入伍,中尉军衔,后任1连上尉、大尉连长;

副连长连顺清,籍贯福建惠安,1951年入伍,中尉、上尉军衔,后调离。

副政治指导员戴文涛,籍贯福建莆田,1949年入伍,中尉军衔,后调离;

副政治指导员林宝全,籍贯福建莆田,1958年入伍,中尉军衔,后调离。

1排长蔡清九,籍贯福建莆田,1959年入伍,少尉军衔,后调离。

 

当年印象深刻的班长:

1班长蔡金火,籍贯福建莆田,1959年入伍。

3班长张观生,籍贯湖南攸县,1959年入伍。

5班长黄传牙,籍贯江西宜春,1959年入伍。

8班长钟冬生,籍贯江西分宜,1959年入伍。

9班长吴金助,籍贯江西丰城,1960年入伍。

60炮班班长陈财顺,籍贯福建惠安,1956年入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列兵三年 发表于 2007-12-24 16:26:00 |显示全部楼层

柳河连记忆(之二)

   

19611013日,82师奉命参加“泉州湾抗登陆演习”。1317时部队开进,2连担任全团后卫。

部队在公路上行军约5公里后开始爬山,当时我们一个步兵的负重量约为20公斤,有背包(含雨衣一件、小铁锹一把)、挎包、水壶、(150发)子弹袋、4枚苏式攻防手榴弹、防毒面具一具、步枪一支、米袋(3斤)一条。60炮班、火箭筒班战士的负重量则超过30公斤。

从傍晚开始爬山,到次日清晨还没有到达山顶。作为全团后卫,我们班增加了一副担架,还有一枚75炮炮弹。此外,我班走在最后的副班长还要拎着一个装满石灰的路标箱,每到一个岔路口,就要把路标箱往地上顿一下,留下路标箭头,以便其他团队明确行军方向。

这三件东西都很沉重,特别是到了下半夜,人的体能到达极限时,我们都块累垮了。大家轮流扛着和拎着这三件东西,心里再多的牢骚也不敢发出来,因为在柳河连怕苦怕累发牢骚的人是威信扫地的,是会让大家看不起的。

我们在深山里整整转悠了4昼夜,行军总共约260公里,平均每昼夜行军约65公里,而我们4昼夜总共大休息18小时,也就是坐在背包上,靠着土墙打个盹罢了。

5天清晨,我连从山沟里钻出来刚刚走上公路的时候,我们的脸都变成绿色了,一个个蔫头耷脑,累得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这时,宋家烈副师长的吉普车开了过来,问我们是哪个团哪个连的。战士们回答是52连。

宋副师长一听就笑了,大拇指一伸,说:“柳河连的兵都是小老虎,都是小老虎!”

我们的劲头一下子就上来了,赶忙昂起头,整理着军容,从宋副师长身旁走过的时候,胸挺得高高的,嗷嗷叫着喊口号,精神显得格外抖擞。

我们柳河连,乃至我们82师,就像一堆不起眼的干柴,平时看不出什麽来,可是一旦被一颗火星点燃,呼啦啦就燃烧起来,瞬间就形成熊熊烈火之势,摧枯拉朽,无可阻挡!

宋家烈老师长就是我们82师的火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列兵三年 发表于 2007-12-26 16:02:00 |显示全部楼层

柳河连记忆(之三)

   

1962531日,与往常一样,连队在2130分吹响了熄灯号。那天没我的岗,是带着“晚上不站岗就是幸福”的感觉进入梦乡的。

突然响起哨音,一睁眼看见灯光大亮,感觉很奇怪。60年代初,5团只有星期一、三、六日在熄灯之前发电两小时,让大家写写家信。再者说平时搞紧急集合,打手电都要挨骂,怎麽今天晚上给了电灯呢?

有情况!我想。

“穿军装!扎腰带!不带枪!连操场集合——”值星排长在哨音落过之后命令道。

5个连相继在营部门口的空地上跑步进场。营部门口史无前例的悬挂了两盏汽灯。营长王成忠和教导员肃立在汽灯下,雪亮的灯光洒在他们的脸上,我看见他们在微笑。

部队坐下后,营长王成忠告诉全营部队,根据情报得知,一小时之前,国民党反动派军队的8个师登上了舰艇,目的是反攻大陆。我246团现在已经到达“围头”,占领了滩头阵地。我们团待命出发。

营长说得十分简洁明了。真的有情况,我想。

之后,副教导员杜国栋给部队做动员,嗓门儿铿锵有力:

“同志们,过去我们打仗的时候有一句老话,叫做三天不洗脸,有肉吃;有肉吃就有仗打!同志们呐,今天我们就有肉吃了,5个连队都开始杀猪了,为什麽杀猪?因为要打仗啦!”

没有鼓掌,没有口号,可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都在激荡沸腾。

远处,除来一阵阵杀猪的嚎叫。

没有惊喜的反应,大家的表情十分严峻,部队的队列里滚涌着一股好像摸得到、看得见的肃杀气息。

 

各连带回后,连长张玉江和指导员刘怀英都没有继续讲话。部队一解散,战士们都涌向兵器室,取走自己的步枪、手榴弹和防毒面具。那晚上互相碰撞也没有怨言,战士们一句话不说,默默而迅速地打好背包,全身披挂整齐,而后头枕着背包,怀里抱着步枪,躺在床板上思考着即将开打的战争。

我们班长吴金助走过来,坐在床边悄悄对我说:“咱俩换枪吧,我冲锋枪打不好,你用我的冲锋枪,我用你的步枪。”

好啊好啊,把我高兴坏了,冲锋枪多棒啊!

我问他换枪连里会同意吗?

打仗了还有什麽不同意?现在就换,班长说。

我们俩换了枪以后,我马上把冲锋枪的刺刀咔嚓装上,使劲比划着。冲锋枪的刺刀,有一个短短地刀鞘,挂在腰间挺威风的。这种冲锋枪刺刀,整个福州军区只试验装备了两个连,即2452连和3连(我们连和3连是82师值班快速连)。

 

次日晨,还没有接到开进的命令。连队的早饭是猪肉炒面线,饱餐一顿之后,全连在俱乐部集合,指导员说连队要选举3名“反坦克手”。

所谓反坦克手,是要埋伏在连队防御阵地之前的沙滩上,即连队进入战区,构筑防御阵地时,反坦克手必须前出连防御阵地100200米,构筑单人掩体,隐蔽设伏。当敌军坦克向我防御阵地进攻时,反坦克手相机跃出掩体,用反坦克手雷击毁敌坦克。

实际上,反坦克手就等于有去无回的人体炸弹,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敢死队。

 

选举反坦克手一开始,2排长就喊了一声我的名字,他说我投弹全连最远,战术动作也迅速灵活,尤其是训练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在全连数一数二,所以他选举我。

指导员问:大家同意吗?

雷鸣般地回答:同意!

掌声震耳欲聋。

那场面跟电影《董存瑞》中选举爆破大王时一模一样。

2名反坦克手选中了我们班长吴金助,他投弹只能投30米,也被选中。第3名是7班战士蔡上太,61年入伍的厦门兵。

3名反坦克手居然都出自我们3排。

我们3排平时老是受批评,因为排长老实,行军在老百姓家里宿营,总是分配到破破烂烂的房子,出公差3排最多,构筑工事分给3排的也都是岩石最多的地段。

瞧见了吧,要打仗了,要选举3个注定牺牲的人体肉弹,他们就盯上了我们3排。

拿我来说,多次入团申请得不到批准,那个2排长就一直给我小鞋穿嘛,要打仗了,我的优点全被他看见了。

不管怎麽说吧,这次的选举是我当兵以来最最感觉荣耀的一件事,选举结束后我给连里写了一封决心书,表达了战死的决心!

 

反坦克手选举完毕的当天,吃晚饭时,很多别的班排的人都端着饭碗过来跟我说几句话。他们有人知道我爱吃瘦肉,就把瘦肉挑出来夹到我碗里。

那一天是61日,正好发津贴费,我拿了5块钱交给5班长黄传牙,因为他曾经给我5块钱,我不能欠他的。他看看钱,使劲摇着头,红着眼圈走了。晚上,他买了几瓶玻璃瓶装的水果罐头,打开来非要喂我吃一口,然后一声不吭地走了。

我没有一滴眼泪,反而一股子杀气在胸膛翻滚着,我准备慷慨赴死。

 

我们3个反坦克手,每人领到3枚反坦克手雷,是苏联43式反坦克手雷。这种手雷很沉重,投出去为了稳定方向,击中坦克目标,手雷的尾部会在投出后打开一个拖伞装置,一如歼击机尾部的拖伞一样。

我们不可能实弹投掷,只能用重量相近的木制反坦克手雷训练。我的投弹,最远第一次可投出69米,可是投掷这种反坦克手雷只能投出30米。

以此类推,我们班长只能把这种手雷投出5米左右,而蔡上太也只能投出167米。尽管如此,他俩不准我报告连长。我们班长说,我投不远,他妈的就冲到坦克面前炸掉它!

训练中,班长投出一弹,那个木制反坦克手雷的木把子不偏不倚正好击中我的太阳穴,我昏死过去。

 

接连半个月,我们都是荷枪实弹,穿着军装睡在床板上。在紧急战备的训练中,全连,不,全营全团,大练兵的热潮真可谓汹涌澎湃。部队的战斗情绪和战斗意志越来越高涨,战斗技能大幅度提升,战斗力与日俱增。

当战斗警报撤销的命令传达后,全连官兵依旧像紧急战备期间养成的习惯那样,一到了午休和傍晚自由活动的时间,连队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块绿地上,都可以看到自觉练兵,互教互学着的战士们的身影。

 

 

 

[此帖子已被 列兵三年 在 2008-1-6 22:23:20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列兵三年 发表于 2007-12-26 22:23:00 |显示全部楼层

柳河连的“哥俩好”

 

1964年新兵入伍后,柳河连分来一对孪生兄弟。哥哥叫洪恒钗,分在25班;弟弟叫洪恒珍,分在13班。他俩是福建省福鼎县人,家里是渔民。哥哥在学校念书,弟弟出海捕鱼。他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有各自班里的人才能分得清他们谁是谁。

这一对兄弟,在部队里表现非常好,思想纯洁,积极进取,任劳任怨,从不怕苦累,军事技术都不错,又能团结同志,大家都亲热的称呼他们“哥俩好”。

弟弟洪恒珍曾任244团副团长,退休前任福鼎市人大副主任。

哥哥洪恒钗曾任245团政治委员,退休前任福鼎市政协主席。

 

小组进攻训练中的“哥俩好”,前者是弟弟洪恒珍,后为哥哥洪恒钗,照片右上角为61年厦门兵蔡上太

 

陈财顺是柳河连60炮班长,1956年入伍,入伍88年红,他与“哥俩好”结成“一帮二,一对红”的对子,图为陈财顺与“哥俩好”谈心

 

1964年底,“哥俩好”双双成为特等射手,同时又双双评为“五好战士”

 

[此帖子已被 列兵三年 在 2008-10-16 17:31:31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列兵三年 发表于 2008-1-3 16:58:00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长宋家烈一当兵就在柳河连

 

                                                                                          

20079月重返82旅过中秋回来之后,我在筹建“82师网”期间,一直沉浸在“步兵第82师师史”当中。偶然得到一份我们老师长宋家烈自己填写的履历,兴奋得手舞足蹈,我便依照这份履历,对照“82师师史”,想弄清楚老师长入伍时究竟是哪一个团、哪一个营、哪一个连的兵。

我之所以想弄清楚这段历史,是因为宋家烈将军是82师唯一一个从士兵当到师长的老前辈。82师很多官兵们都说宋师长是244团的兵,一直以来我也相信这一点。可是当我手头有了可靠的史料,尤其是得到一份宋师长自己填写的履历,我就想证实一下这件事,仅此而已。

我先说明,宋师长填写的这一份履历是“军官卡片”,填写时间是1987930日,那时候老师长任职31军副军长,已离休。

在这份军官卡片的“入伍(参加工作)以后”的栏目中,宋副军长填写道:

 

391    青岛独立团一营三连战士    证明人张光友

392月至41    青岛独立团一营三连班长,排长   证明人张光友

 

老师长填写的“青岛独立团”肯定是笔误,应该是“寿光独立团”的一营三连。因为据史料介绍,193811月,在中共寿光县委发动群众的基础上,建立抗日武装,发展了三个连队,成立了“寿光独立营”。其1连即为现在的2451连,其3连即为现在的2452连,其特务连即为现在的2442连。

所以说,82师的244团和245团都起源于1938年的“寿光独立营”,是一个爹妈生的两个亲兄弟。

我要说的是,我们的老师长宋家烈1939年参军时既然是在“寿光独立团13连”,则我们再看一看“步兵第82师师史”第7页的有关描述:

 

二月初,寿光独立团一、三连(即现24512连)于崔家庄以北地区,伏击了王高据点外出扫荡的一个日寇小队----

四月间,寿光独立团政委张文涛率特务连(现2442连),三连(现2452连)到洱河以东发动群众----

 

从史料中可以证实,寿光独立团的13连,即为现在的2452连,也就是“柳河连”。所以,毫无疑问,我们老师长宋家烈将军参军时,是我们柳河连的兵。

我作为柳河连1961年入伍的战士,为着宋家烈老英雄是我们柳河连的老兵深感荣幸和骄傲!

 

[此帖子已被 列兵三年 在 2008-5-9 17:00:15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列兵三年 发表于 2008-1-18 12:00:00 |显示全部楼层
     

196424523班花名册:

 

    长:邓鲁延(1961年入伍,籍贯湖南安化),

  张观生(1959年入伍,籍贯湖南攸县);

副班长:赵金国(1961年入伍,籍贯上海),

  匡中原(1961年入伍,籍贯湖南湘乡);

    士:刘德浦(1962年入伍,籍贯江苏泰州),

                   炳(1961年入伍,籍贯福建同安),

               何太平(1961年入伍,籍贯福建厦门),

               陈力楣(1964年入伍,籍贯湖南怀化),

               洪恒珍(1964年入伍,籍贯福建福鼎),

               黄照熙(1964年入伍,籍贯广东阳江),

               邓文明(1964年入伍,籍贯江西萍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末疙瘩 发表于 2008-1-18 14:38:00 |显示全部楼层
      匡中原怎么没消息了呢?洪恒珍是否后来在福鼎当了政协主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列兵三年 发表于 2008-1-18 15:56:00 |显示全部楼层
    匡中原休息了,安家在九江。洪恒珍退休前是福鼎市人大副主任,他的双胞胎哥哥洪恒钗退休前是福鼎市政协主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列兵三年 发表于 2008-2-15 13:55:00 |显示全部楼层

柳河连的荣誉锦旗和柳河连连歌

 

19618月我当兵的时候,我们连还没有荣誉室。只是头一天分到2连,在大胡子连长张玉江简短的谈话中得知,我们2连是一个“华东野战军第10纵队”授予光荣称号的英雄连队:《柳河连》。

    连队俱乐部(也是全连集会、听报告、开晚会的地方)北面墙上,正中央挂着一面锦旗。那面锦旗看上去很小,紫绛色平绒制作,锦旗的右边竖排着几个楷体字“八十三团二连”,左边落款为“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中间是“柳河连”3个字

我记得很清楚,“柳河连”三个字是“华文彩云”字体,看起来胖胖的,字是白色的,凸出粘贴在锦旗上。我在后来布置俱乐部的时候,曾经轻轻抚摸过“柳河连”这三个字,绝对错不了。

 

连队经常进行荣誉史教育,老兵们也时不时给我们新兵摆摆“龙门阵”,讲述老一辈如何取得“柳河连”光荣称号的战斗经过:

 

1947年12月21日晚,我28师攻击柳河集。83团2连在连长牟孝堂带领下英勇顽强,首先突破柳河西门。在突破口被敌军封锁后,2连全体干战孤单作战,左冲右突,连长牟孝堂牺牲,全连只剩下六个人(号称六勇士),依然奋力拚杀。战至22日20时,全歼守敌,俘敌保安第5旅旅长少将陈扶民以下3000余人。

战斗结束后,华野10纵授予2连《柳河连》荣誉称号;

华野10纵追赠2连连长牟孝堂华东二级人民英雄荣誉称号;

华野10纵授予“六勇士”中的吕成之华东二级人民英雄荣誉称号;赵之英、周庆英、张廷忠、窦文昌、王德大等5人被评为一等功。

 

战后,纵队文工团还为2连写词谱曲,歌颂2连英雄事迹,后来成为2连的连歌。我们刚当兵那会儿,部队集合后,老兵们经常唱连歌,听得我们新兵蛋子们目瞪口呆,心里一个劲儿地羡慕:

 

83团,第2连,嘿!似暴风,如闪电,奇袭柳河集,威名天下传。

你看那勇士们,不怕火力密,不怕堡垒坚。赛钢刀,快如箭,一举突破柳河西门,打垮敌人几个连。

六勇士,最勇敢,坚守南北街,杀得敌胆寒,坚守突破口,柳河敌人全被歼,获得光荣称号柳河连!柳河连!

 

2连,这首歌只有1960年以前入伍的老兵们会唱。我们当兵到2连后,听他们唱过多次,但没有人教我们学唱这首来之不易的连歌。

及至1964年老兵大批退伍、新兵来队后,这首歌就失传了。当时,我是唯一可以让这首连歌继续唱下去的人,但因为我带尖子班参加大比武训练8个月,根本没时间和精力考虑这件事,所以回想起来感到非常可惜。

 

[此帖子已被 单枪刺左 在 2008-2-15 14:00:42 编辑过]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陆军28军网 ( 闽ICP备07503100号-1 )    

GMT+8, 2019-3-27 04:29 , Processed in 0.07570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