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陆军28军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900|回复: 64

盘点65周年跨海祭奠的前前后后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末疙瘩 发表于 2015-3-5 20:28:52 |显示全部楼层

盘点65周年跨海祭奠的前前后后



        毋庸置疑,28军网站组织的金门战斗65周年祭奠活动已经成了脍炙人口的话题,特别是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政治敏感性极强的各界媒体趋之若鹜,中新社、厦门日报、海西晨报、滨州日报、台湾中国时报、香港大公报、福建电视台、厦门电视台等等众多媒体均对此作了实时新闻报道或相关报道。显而易见,这次活动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不可估量,其鲜明的现实意义和深刻的历史意义将被写入史册。试问:自金门战役至今65年来,有过这样的局面吗?对此,我们感到由衷的欣慰!围绕祭奠活动所做出的一切努力与付出,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年前,福建电视台的专访;年后,关于金门战斗一些新东西的出现,我的思绪再次被引进65周年纪念活动的前前后后,那些本想放在记忆深处的东西,不再想放了,因为这些本应该是面世的。

共祭始末


        2013年度的网站,似乎静如湖水,不像往年那样总有一项大的活动激起巨澜,然而众所不知,湖底下却涌动着一股大潮——我和老彭(瑞智)在酝酿着一个史无前例的大活动。许多战友问我:

         “小五,2013年网站不搞活动了?”
        我说:“不搞了,2014年搞大的。”
        这个 “大”,就是金门战斗65周年纪念活动。
        2013年我们就开始酝酿,酝酿网站于2014年——金门战斗65周年之际,组织赴金门举行一个纪念活动。但当时的我还在犹豫,因为许多想法还不够成熟:一方面考虑到金门属于出境,这么大的团队组织起来颇有些风险;另一方面又觉得既然出去了,就要搞得尽可能完美;但又总感觉出境搞活动心中不太有底,有些条件尚欠缺。此事一直酝酿策划着,直到2014年4月,才定下决心,拟订了活动预案。这个活动由于是在境外(金门)举行,比较敏感和特殊,所以,初期知道的只有我和老彭、九哥(重九)、湖北佬(祝捷),还有山东老干局邓海燕副局长。
        2014年5月下旬,香港大公报记者何德花通过原福州军区红二代的圈子,找到了我四哥(杰军)说想见我。其实在这之前,无论我还是阮晓榕,不知接了多少次熟人的电话,牵线说台湾、金门某某人想约见我们,谈金门战斗建碑及遗骸问题等等,都被我们拒绝了,我们从来就不想也不屑和台湾方面打交道。小四告诉何德花我们10月份将赴金门举行活动,在他俩的要求下,我同意与金门慈善基金会会长许金龙见面。开启了我们与金门方面——慈善基金会,正式会谈的航船。与许会长的接触中,他首先谈到的也是遗骸问题,我跟他说,遗骸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涉及方方面面,有政治问题也有技术问题,要慢慢探讨,一步一步来。当前我们首要的任务是10月24日在金门我们确定的现场完成金门战斗65周年纪念活动。我们的活动计划当即受到许先生的认同和支持。这个消息不胫而走,由此产生了厦门海西晨报的报道《28军战友遗属10月跨海追思》,文中说“这一建议得到了许历农上将、张其黑中将、张人俊中将这三位退役台军将领的认同(这三人先后驻防金门,现在也是金门爱心慈善基金会的荣誉会长),他们表示,愿意推动让大陆代表赴金门祭奠解放军遗骸这一善举。”得到金门方面的支持,似乎我肩上的担子轻了些许,不再有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的感觉了。
         7月,骄阳似火,我躲在北京密云长城脚下一个僻静的小山村,远离城市的喧嚣,夜静得似乎连根针掉地下都能听到。这静谧的山谷,不禁使人自觉地静下来思考许多问题。我反复思考着金门战斗活动的问题,思想发生了一点变化,产生了新的想法,我想把65周年祭奠活动上升为两岸共祭,这样无论从现实或长远都具有重要意义。我仔细推敲着这一问题的主流方向是否正确?想象着战友们是否接受?我在心里假想的论辩双方无数次自问自答。当年,我父亲时任82师244团副团长,在进军福建解放平潭岛的战斗中负伤未能参战,成了该团唯一幸存的团领导。他从244团最早的前身渤海军区特务营的一名士兵成长到82师师长,历经30年,一生都给了82师,82师就是他的生命,他全部的情感所在,而解放台湾、再战金门是他一辈子的心愿。直到1969年部队调防北上,他被福州军区留下调到了离金门一海之隔的31军,还是为了台海战争。如果他还活着,对于共祭,我一定会首先问他的想法和感受。可如今,我怎样才能把握住战友们的思想脉搏和感受呢?我于是写信给郭清恩团长,他作为这支战功赫赫,在金门战斗中全团覆灭的第一梯队244团的新一代也是最后一任团长,从情感上这样的转变,能接受吗?我还把我的想法告诉老彭,告诉山东省委老干局邓海燕副局长,告诉为刘亚洲上将《金门战斗的检讨》一文拍摄影片的编导,其结果,我们取得了共识。
        确切地说,这一变化,在首都各界举行的全民爆发抗日战争77周年纪念的活动中,习近平总书记与国共两军的抗战老兵代表同时为独立自主雕塑揭幕,让我们更为坚定了。我们与金门民众共祭金门战斗阵亡将士,是依据当前国内国际新的形势,我们做出的新抉择;是一种新观念新视角基础上的新创举;是为祖国和平统一添砖加瓦的正能量。为使战友们能够理解共祭活动的意义所在,我们起草了《关于共祭金门战斗阵亡将士的说明》,拟定了宗旨,确定了主题词。当我们把共祭说明连同活动草案,发到网站各区域负责人的手上时,得到了战友们认可,此时,我悬着的心才放下。
        共祭说明和活动方案发给德花记者并转金门许先生后,也得到了他们的充分认同和鼎力相助。厦门日报资深记者蔡国烟也是这一活动的重要推手,是无名功臣。

祭奠细节


        大局已定,细节决定成败。
        在与许先生的磋商中,就地点、方式、会场布置等,我们展开了细致入微的讨论。
        首先是地点,放在安岐村双方无异议。作为83岁高龄的许先生,他很清楚地知道,此地的“万军营”掩埋着的就是我解放军烈士。其实从共祭的意义上讲,不管是否仅仅只有我军烈士,就是有国军在此掩埋也无可非议。但潜意识里,我们追思的是我们自己的先烈。
        为考证地点,我专门问了许先生:“你能确定‘万军营’全部都是我解放军烈士吗?”
        “当然,村里老一点的人都知道。我13岁看到死去的解放军被丢到水井里、稻田里的场面,这情景跟随了我一辈子,经常在睡梦中看到,永远忘不了,我们不能这样啊!”83岁高龄的金门爱心慈善基金会许金龙会长亲口对我这样说。
        “那你能为我安排几个老人采访吗?”我想做点影像依据。
        “没问题啊!”许先生说。
        可惜,因为两次去金门之间的时间太短,来不及做第二次签证,未能如愿。
        为考证地点,早在2011年为金门战斗纪念碑奠基去金门取土时,我们询问了村里的老百姓,老百姓说“万军营”里埋的是都是大陆上的共军,他们变成鬼火跑出来,我们每年都给他们烧纸钱。
        12月4日这一天,就在祭奠现场,我又问了村总干事,当时天下有着雨,他身披雨衣正全力以赴地为我们布置祭奠场地。我拐弯抹角地和他攀谈:“听说你们村里的人每年都来这里烧香供奉,他们有亲人埋在此处吗?”
        “没有哦,这里应该都是大陆上的人。”
        “那你们为什么要为他们烧纸钱呢?”
        “祈求保佑我们平安。”
        “可是我们牺牲的人没有将军,这里写着‘将军庙’三个字啊!”
        “死者为大,死去的人我们都尊称为大将军。”
        这里的将军庙,与通常人们谈到金门战斗时说到的国民党二十二兵团四十二团阵亡团长李光前的将军庙根本不是一回事,南辕北辙,那个在西埔头。
        为考证地点,我翻阅了大量资料。金门国家公园管理处著书《战争岁月和平世纪》中有这样一段:“当时以林厝、北山、安岐一带共军的死亡数最多,附近的池塘、井、粪坑尽被尸首所填满,或就农田低凹处拖放适切,于其上掩盖沙土,不够的再挖坑掩埋。至于属国军的尸体经查清后,分别合葬(无法确认名字或尸骨凌乱难以辨认者)或个葬(尸体完好可辨认者)于太武山下,供后人追念凭吊。”
        第二个细节是祭奠方式,这个问题双方有分歧。我坚持用我们军人自己固有的方式进行祭奠,默哀、敬礼、洒酒、烧纸、上香,他们坚持要按民俗,要念经、要做大法事、要请鼓乐队。我说如果相持不下,我们只能单方面祭奠,取消共祭。于是他们做了一些让步,鼓乐队不搞了,但经一定要念。最后我们商定,等我们退场后他们再念。在祭奠现场,我们在场外烧纸时听到他们在念经,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纸钱被许金龙忘了拿,庆福、祝捷临时乘车去买延迟了些时间,按原计划他们念经的时候我们已经撤离。但是我们的军歌响彻云霄,此刻听到的唯有“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第三个细节是布置祭奠场地的费用。祭奠场地布置共用21600元人民币,全部由我们28军网付出,是山东省委老干局邓海燕局长资助的,许金龙在当地给我们找了一个叫金门安顺生命事业社的单位具体承办。在我们与他谈妥并签订委托协议书后,便把钱支付给了他们,我这至今存有许金龙亲笔签字、厦门记者签字、旅行团签字的三方见证的收条。这一点今天特地向战友们交待清楚,以正视听。
        在“万军营”墓的前面,不知哪一年,老百姓建起了一座小庙宇,庙宇内有“将军庙”三字,埋葬我们烈士的营坟在庙宇的后面。通常百姓们祭祀都在庙宇内点烛上香、供奉贡品。由于事先我对此地进行过多次勘察,对这些情况非常清楚,然而在金门,没有比这里更合适我们开展祭奠活动的地方了。而且,我们对场所布置还提出了几个特别要求:一是将军庙三个字要用红布遮盖上;二是花篮有序摆放两侧,一侧为我方的,一侧为台方的;三是不能出现任何有国军的字样。许先生一一应允。为确保活动万无一失,3号晚上我们包了一个计程车,4号一早7时前,我与老彭、庆福、晓榕赶到现场进行检查把关。果然不出所料,到了现场,特别的要求基本都没有落实,我们大为光火!将军庙三个字没有蒙上红布,花篮位置混乱无序,庙宇的深处有一个小屋,桌前有一些与我们无关的字牌,很拗口,来不及细辨。我们与许先生据理力争,他便想用一个写有“龙”字的牌匾将将军庙三个字盖住,但乡民坚决不允,说是应该祭拜天、地、人,而龙仅代表天,这样一遮挡就坏了风水,他们还解释“死者为大”等。时间很紧,活动在即,怎么办?大局为重,作为民俗来讲,这本身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于是我们四人一合计,决定活动照常举行,队伍不进庙宇内间,活动位置外移,用祭品占位和花圈、横幅进行技术性遮挡等。把花篮做了位置上的调整梳理后,我们匆匆赶回队伍集合地,在那里我们对现场纪律做出了以下规定:第一,任何人不得进入庙内;第二,保卫组派专人把守小庙入口处;第三,给万军营墓献花、上香、敬酒时列队从边道行进。
        一切进行得井井有条,非常圆满,我们的队伍真不愧是军人,素质一点不含糊!祭奠现场我们高举军旗,高唱军歌,压抑已久的情感如火山喷发,驾驭着激昂高亢的歌声,穿过云层,冲上九霄,轰鸣在金门上空!我们这支队伍,不穿军装的军人,把军威展现得淋漓尽致,以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快抛洒着胸中的块垒!全场为我们震撼,百姓为我们动容,连在场的两岸导游也被这激越的气氛感染得热泪直流!此情此状,谁能否认两岸民众不心气相通、不向往和平?

待续

11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9Rank: 9Rank: 9

末疙瘩 发表于 2015-3-5 20:29:32 |显示全部楼层

情况突变


        还在我们紧锣密鼓进行活动准备之时,突然接到有关方面的“指示”,因政治和形势上的需要,希望我们的活动延期举行。然而此时一旦改期,多有不便,将面临时间、思想、经济诸多方面的困难。
        时间上,10月24日这个日子对我们来讲非同寻常,这个日子是金门战斗打响的日子,具有超常的历史意义;   
        思想情感上,战友们也最想在这个日子里举行纪念活动;
        经济上,我们的签证都办好了,一些战友也已经买好往返的机、车票,活动宣传册、纪念品书等都已制作好并打上了日期,不能重复使用,以及其它有关物品的损失等,不一一枚举。
        然而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任何时候,我们都无法用我们已经脱下军装了这个理由来放纵自己,我们必须顾全大局,哪怕牺牲网站小利益,也要绝对服从国家大利益。在这个问题上,网站大多数战友都给予充分的支持和理解,有的战友还表示,即便最终出不去,交的钱也不退了,捐给网站,表现出了十分优良的思想品质。
        这延期,我们没有怨言,但有遗憾,深深的遗憾;
        这延期,让我们失去了太多、太多,无以言表;
        这延期,让我们看到了高尚的心灵也看到了丑陋的灵魂;
        这延期,个别背信弃义的人违背起码的道德准则,虽然对金门战斗一无所知,也从未有涉足,却借我们开的路,投机取巧,仓促成行,给自己戴上了65年首祭第一人的光环,充分暴露了其祭奠烈士是假,大捞政治资本、沽名钓誉是真的丑恶嘴脸。殊不知,这种几个人到金门进行的祭奠活动,我们早已有过多次。

65年前后


        在祭奠活动的现场,两岸民众的友情,处处可见,可谓同为中国人,相见更知亲。4日早上,当我们四人提前赶到现场察看时,村民们身穿雨衣,在雨中悉悉索索的布置现场。天下着雨,打在脸上冷飕飕的,风也格外凉。我伸出双手去调整挽联时,手很快就被雨点打湿,风一吹还冻得生疼。转眼一看,忙碌着的村民们手都冻得通红通红,村干事的裤腿也被雨衣下沿流下来的水浸湿了。我问他:“不是安顺生命事业社负责布置吗?”
        他回答说:“哪有见到?我们已经在此做了两个小时了,但不知道花篮的位置要怎么摆,我们很着急。”
        在场工作的村民们带着帽子,穿着红色的类似国内志愿者那样的统一服饰,看到我们都友好的微笑,我们也向他们招手点头示意。看到他们那样的纯朴、憨厚,我内心涌起一阵感动的涟漪。
        当我念祭文的时候,许多人都在抹眼泪,这样的场景还发生在我们向烈士默哀时,向烈士敬礼时,给烈士洒酒时,为烈士烧纸时 。祭奠结束后,安岐村的乡民们自发地列队道路两侧,为我们送行。最后离开现场的老彭,与他们一一亲切握手致谢。这一切,让我们感到炎黄子孙的亲情,看到和平统一祖国的希望,更让我们对我们两岸共祭的抉择感到欣慰。
        反观65年前,我军登岛作战时,金门老百姓对待我军的态度令人心寒。我曾经看到这样的记载:我军在古宁头村与蒋军鏖战时,国民党飞机来轰炸,村民们都聚在附近山头看热闹。村史载:每当飞机投中目标,村民都大声欢呼。蒋军押解放军俘虏和伤员下战场,村民皆喊:“打!打!打!”古宁头村史还载:战后掩埋解放军战士尸体,村民齐动手。有许多受伤很重的解放军官兵,并未死亡,“一个个脑袋光秃秃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呻吟声此起彼落。”村民们将他们全部活埋。“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约莫十六、七岁,被掩埋时还一直猛摇手,看起来凄惨而可怖。他哀号着,乞求着不要埋他,最后仍被活埋。”
        而今的金门人,已深知自己的孽为,他们在每年的祭祀之日,都备足贡品,虔诚祭拜,为先人的无道而祷告,渴求神灵的宽恕和心灵上的抚慰。所以对于我们的来临,他们报以千百万个的支持和宽慰。从打理祭场的百姓身上,从与我们一起哀悼的行为里,从多次流下眼泪的情景中,从堆满笑容夹道为我们送行的挥手间,不管是赎罪也好,是感动也好,是被我们震撼也好,还是渴望和平也好,半个多世纪时空的跨越,这天壤之别,确实让我们体悟到了,祈求和平安宁的愿望在他们心中空前强烈。看到他们真诚地与我们一起追思故人,谁还能否认台湾民众是渴望统一、企盼和平的呢?谁还能否认这是祖国日益强大起来的凝聚力呢?

传承优良


        我们这支团队是曾经在28军服役的军人,每个人都深深融入了这支英雄的部队,这支部队的兴衰荣辱紧紧地萦系着我们每一颗赤诚的心。金门战斗是这支部队长久的痛,有关金门战斗的一切,都与战友们戚戚相关。如果说现在这支部队的番号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还有我们这些28军曾经的军人。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告诉人们:我们将坚持不懈地完成前人的未竟之志——这就是我们的心愿和决心!
        2014年12月2日,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我们聚集在厦门,80人的队伍,作为出境的民间团队,不能不算大,可敬的是在战友们身上,部队的优良传统处处可见,顾全大局,自觉自律,令行禁止,整齐划一,至今想起来,仍感慨万千。
        感慨我们的先辈,感慨这支英勇无比的部队,感慨我们出自于这样的部队,感慨我们无愧于这支部队。
        主攻团244团:当年的金门战斗,主攻团244团船队接近一点红海滩时,敌人炮火极为猛烈,纷纷有人中弹倒下。邢永生团长伫立船头,高声命令:“只有前进,决不后退!”严然如临风玉树。登陆后,部队被敌人坚固碉堡压制在空阔的滩头,主攻团几名“爆破英雄”,身绑炸药包,爬到碉堡附近或冲进碉堡,与碉堡同归于尽。2010年春,我采访被俘遣返的244团爆破队队长程长松时,他说他追着敌人的坦克屁股炸,这除了经验更重要的是勇敢。
        助攻团251团:今天仍屹立在古宁头的北村小洋楼,是助攻团251团团长刘天祥最后的阵地指挥所,上面弹痕累累,老百姓从不靠近称之为“鬼屋”。 2011年为纪念碑奠基我去金门取土,站在洋楼下抚摸着弹孔久久不舍离去,真是不同立场情感迥然。据说胡琏曾视察时对下属说:“我就是要你们见识见识,看看人家战场是什么样子。人家上岛到现在,没进过一粒米水,一个人对我们好几个人,这仗还不残酷吗?你瞧人家的阵地,连块象样的纸片都没留下,你们做得到吗?”
        助攻团253团:战斗结束后,国民党不相信助攻团253团团长徐博会逃脱,极尽全力搜到了潜入深山的徐博,他靠夜晚出来到地里挖地瓜充饥生存,此时的徐博“长发长须,形同野人”,在山洞里已藏了一百多天,隐藏着等待部队再次进攻金门。
        增援团246团:团长孙云秀被敌包围,见突围无望,他跃起对敌人高喊:“过来吧,我就是团长!”在打倒几个敌人后,他对自己的太阳穴开枪自尽,尸体兀自屹立不倒。
        岛上战斗结束的次日10月27日,蒋军海军永安舰在古宁头海面巡弋,看见海面漂泊着一艘帆船,只见甲板上躺着十几个满身鲜血的解放军重伤员。他们都默默地擦枪,显然已无子弹。蒋军令他们投降,他们无一回答,继续擦枪,最后被蒋军机关枪一通狂扫,鲜血染红了大海。
        无比英勇,喋血苦战,至死方休。
        古宁头每一寸土地都落了炮弹,每一寸土地都是一攥一把血。
        这就是我们英雄的部队,我们大无畏的前辈!
        我们作为英雄部队新一代的军人,没有理由不做一名优秀的军人,没有理由不具备坚毅的品格和铁打的纪律。金门活动,优良传统在战友们身上发扬光大,处处展现。84师网站苏德彰站长活动伊始就表示参加人数、活动安排、费用缴交等一切都服从网站安排,对外一致打28军网站的旗帜。周仕家老总为保障活动顺利进行,在活动之前汇了三万元资金,告诉我大胆用不够再给。刘永国、孙重九作为各师的负责人,一人要面对几十个人,通知、手续、交款等环节繁多,不厌其烦尽心尽力。卢寿丰手臂脱位尚未痊愈,克服困难忍受疼痛,坚持全程为活动摄影,留下宝贵的影像资料。张大伟在我们做出不准进庙宇的新规定后,被派出在要害处站岗,一丝不苟,善始善终------
        这一切,我们特别有感触,深深刻在这次活动的史册上。

待续

8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末疙瘩 发表于 2015-3-5 20:29:46 |显示全部楼层

非凡意义


        战争年代,金门的战略地位尤为重要,即便今天和平时期,要解决台湾问题,金门仍然至关重要。
        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统一是必然的,毫无疑义的。我们始终牢记毛主席的教导:“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随着祖国国力的日益强盛,中国在国际地位上的不断上升,为祖国领土的完全统一展示了新的蓝图。不管武力解决也好,和平解决也好,我们肩负使命,永远听党指挥。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握住任何机会,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报效国家。金门之行,就是我们为祖国和平统一所做的力所能及的贡献。当地村民称赞我们是“爱心使者”、“和平大使”。跨海祭奠一小步,也许将推动两岸和平发展一大步,这是我们此行的重大意义之一。
        在共祭活动中,我们为抗战阵亡的所有将士敬礼,不分国共,这是我们炎黄子孙血脉相通的情怀体现,是对同仇敌忾共同抗击外来侵略、保卫中华民族这一辉煌历史的重温和敬仰,是我们向全世界昭示中华民族紧密携手将是历史的必然,这一大亮点,同样具有重大的意义。
        纪念金门战斗阵亡将士,还有一个重大意义,就是要缅怀烈士的英勇,继承烈士的忠诚,弘扬我军军魂,要让下一代了解历史,让优良传统薪火相传。刘亚洲上将说:“他们的浴血苦战并未改变历史,但他们的精神必将改变历史。他们的作战极为英勇顽强。他们事迹惊天地泣鬼神。他们死了。他们败了。他们仍然是我军的旗帜和军魂。”可是,在对下一代的教科书中,没有这一战斗;在无数个纪念碑中,没有他们的纪念碑;在清明节的祭奠中,没有他们的花圈;在英雄的名录中,没有他们的名字。因为它是一场失败的战斗。我们以及后来人有责任让这一历史堂而皇之地誊上史册,为勇士们树碑立传。

光环怪圈


        现在金门战斗这个话题已经不再晦涩,越来越多的媒体纷纷涉及,金门战斗的新闻价值和这个素材的发展前途有了偌大的空间,媒体的特殊身份、能量和作用,使得更多的人了解和知道了这一战斗的真相。我们感到欣慰和鼓舞,我们头上也因此带上了许多耀眼的光环。
        光环之外,我们似乎感觉到了一个怪圈。
        在我们祭奠之前,与我们商定好参与共祭活动的人员中,在活动延期后竟单方面不告而行,捷足先登,并匆匆向外界发布他是65周年金门战斗首祭第一人。
        在我们祭奠之后,台湾《中国时报》报道祭奠消息,接着有团体呼吁将烈士移灵回大陆;台湾当局宣称烈士遗骸可由其家属提出申请、按照台湾规定的殡葬管理法来办理;大陆有商人与金门方面商谈建立金门战斗纪念碑的事。
        这一切都表明,金门战斗这个失败的战斗,不再被认为是耻辱,也不再单纯的用失败来诠释,而是越来越多的被社会重新认识,越来越多的人要踏入进来。参战部队官兵已被认可,认可他们的大无畏精神,认可他们的忠贞,认可他们对中国革命事业所作的贡献,认可建立一座属于他们自己的纪念碑,认可给幸存的遣返俘虏应有的关爱。
        五年前的情况大相径庭。
        2009年金门战斗一甲子时,我们网站在厦门大嶝岛部队出发地举行首次公开纪念活动时,国内无一关注。之后的寻访金门战斗幸存者,也无人站出来资助,济南老战士纪念广场建立金门战斗纪念碑时,无论纪念广场管委会,还是我们网站,都是在资金极度困难的情况下,硬是咬牙挤出钱来建造了这座唯一的“金门战斗纪念碑”。那时,除了老战士纪念广场的邓海燕主任和28军网站外,好像没人对此感兴趣!我清楚的记得,一位应邀参加纪念碑建落仪式的重要代表,临场推掉他的讲话。而今,也许是国家的大气候成熟了,人们纷纷走进金门战斗这扇门。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人物,不同的人物出于不同的用心,其中不乏对金门战斗一无所知的人,真可谓时势造“英雄”啊!
        我以为,更深层次的折射则是:和平统一中国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的精神向往,而金门战斗问题,是两岸接触的契机,解决好金门战斗遗留问题,是促进和平统一祖国的大事实事,谁做好这一工作,谁就是军中马前卒,功不可没。更何况经过我们长时间探索开拓,已经为金门战斗在两岸间开辟出了一条道路。现在摘桃子的时候快要到了,引来了一种抱着投机心理的人,竭力涉足金门战斗。他们不择手段,一心想抓住机遇,缔造一个“我建起了金门战斗纪念碑”的历史。
        回眸看,从2009年金门战斗的首次公开纪念活动,到2014年的跨海首次两岸共祭,五年的时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一瞬,令我们欣慰的是,五年中我们为建立一座属于先烈们自己的纪念碑而不懈努力着,而且这种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断取得了进展和成果。时间会告诉人们,最坚定最忠诚的就是我们28军网站的新一代的新老军人和后人,这是无可非议的,无论遇到任何艰难险阻,无论多长时间,我们都义无返顾地走下去。已经发生和未来将发生的一切,会证明这一点!我们所做的一切,将被载入史册。任何投机钻营者、沽名钓誉者、见风使舵者,都难以抹杀、改变和动摇我们的坚定步伐!
                  

“贵人”相助


      
  其实我们是幸运的,苍天有眼,天降贵人。在金门战斗问题上,我们从始至终都遇到了不少困难,除了凭借自身知难而上的不懈努力外,还得到了外界许多宝贵的支持和帮助,其中,最重要的一位人物就是邓海燕。很早,他在网上看到了我们的需求,便发出信号:“我们可以帮助你们。”于是,我们工作的所有进展、转机和今天的一切,都与他不可或缺的鼎力帮助休戚相关了。
        邓海燕,一位军人的后代,曾经的军人,在我眼里,所有的智慧和谦虚他都具备了,他还有大海般的胸怀,是一个懂政治懂军事、有眼见富情感的军人。政治上他敢于坚持真理,在人们的认识并不成熟时正确把握政治脉搏,排除异议坚定决策;他善于在战略上宏观运筹而在战术上灵活细腻,打赢每场战斗;他把对革命先辈的敬重和缅怀的深厚情意,全部化作扎扎实实地办实事办好事的实际行动中去了。
        没有他,我们28军网所取得的重大成果便无从谈起。因此,社会上所给与我们的一切赞誉和评价,都应当是给邓海燕的。他,确实是我们网站的大贵人,是建立金门战斗的纪念碑的第一人。我们永远感激他!

                                                                                                                                  2015年3月4日于厦门
10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超级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

湖北佬 发表于 2015-3-5 23:11:29 |显示全部楼层

    陆军二十八军网站组织的《金门战斗65周年跨海祭奠活动》,是继我网2009年在网上展开金门战斗网上祭奠、金门登陆战斗60周年之时在启渡点、乘船抵近祭奠之后,又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祭奠活动。

    总版主在此文中详尽的阐述了此次活动的曲曲折折,前因后果。作为参加此次活动的一员,为能亲身祭奠前辈英烈,深感欣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黄乃义 发表于 2015-3-6 00:16:47 |显示全部楼层

金门战斗65周年跨海祭奠我军英烈我们《中国陆军28军》的自豪与骄傲!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超级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

赣南虎啸 发表于 2015-3-6 07:24:40 |显示全部楼层
  俺一字不漏的拜读了末总《盘点65周年跨海祭奠的前前后后》感人腑的文章,从中知道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情节,末总作为这次大型而且艰难又复杂取得完美成功活动的总策划、组织、指挥者付出了巨大心血,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再次道一声未总辛苦了,向你致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小九子 发表于 2015-3-6 07:59:13 |显示全部楼层
为能亲身参加金门战斗65周年跨海祭奠我军英烈,深感欣慰。总版主作为这次大型活动的总策划、组织、指挥者付出了巨大心血,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江城 发表于 2015-3-6 09:13:56 |显示全部楼层
金门行---末总功不可没!好文---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侯俊 发表于 2015-3-6 11:21:59 |显示全部楼层
末总您辛苦了。费心写岀跨海祭奠八段文章,总的精神是继承父志,一生与金门战斗不了的情结。您有坚强毅志,百折不撓的作风。办事有总的战略,又有细緻的战术,並能团结同志共商办事,取得一个又一个成绩,可喜可贺。望继续努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崇拜狼的羊 发表于 2015-3-6 11:23:51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仔细阅读,感慨万千!早该有此文,以正视听!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陆军28军网 ( 闽ICP备07503100号-1 )    

GMT+8, 2019-5-24 19:37 , Processed in 0.08158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