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陆军28军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8|回复: 2

望簾外随感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杨殷平 发表于 2018-10-5 12:01: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殷平 于 2018-10-6 20:03 编辑

望簾外随感


15387118855bb6e14d03f77.jpg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

   

     宇宙涵盖时间、空间和物质三者,彼此紧相依存,不可独立存在。其中“时间”最是明白常用,而又深奥弄不清楚。不同空间、速度,时间的快慢就不同。


1

查看全部评分

被世界一霸作为武器来打压弱者;思考而今世界富国越富穷国越穷人均收入差距一百多倍:思考人类学家费孝通留下的一句话“21世纪还是战国时代”;思考“千年兴亡多少事?悠悠悠……”

管理员

超级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

赣南虎啸 发表于 2018-10-5 12:28:49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杨老佳作,赞一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杨殷平 发表于 2018-10-6 20:01:19 |显示全部楼层
     
    答
被世界一霸作为武器来打压弱者;思考而今世界富国越富穷国越穷人均收入差距一百多倍:思考人类学家费孝通留下的一句话“21世纪还是战国时代”;思考“千年兴亡多少事?悠悠悠……”



                                           净化心灵 减轻痛苦
  
  在开篇谈“净化心灵减轻痛苦”这个话题时,先概述一下从网上读到的所谓现代社会主流阶层中产阶级的物质生活及心态。  
  当前,好像全世界都热衷于讨论,“橄榄型”社会结构的中间阶层,以为他们都很好过。
    一位先生在网上这样写道:“他们往往与轿车、名表、名酒、化妆品、时装、保龄球、高尔夫球、酒吧、精品屋、舞厅、美容院、白领杂志为伴,甚至刻意与百姓的日常生活相区别。......热衷于玩弄所谓‘时尚竞赛’之类的新式游戏。” 
其实,患“得”患“失”的心态,却使一些中产阶级,尤其是下层中产阶级每天生活在焦急彷徨之中。
  当中产阶级们成天在念着 “谁动了我的奶酪” 的时候,他们同时也成天在捉摸着“我能动谁的奶酪”。下层中产一旦失去他们的工作,失去他们丰厚的薪资收入,上述的风花雪月顿时就会成为泡影。
  社会在市场经济驱动下发展着,贫富分化加剧了,中产阶级还要忍受着来自社会下层人群的斜眼,使他们的心灵饱受煎熬。如果一个人身处中产阶级而又良心未泯,那么其所承受的心灵痛苦便会愈加不堪。
  这就是网上所论说的中产阶级的物质生活与心态。
于是,我想起了19世纪中叶,马克思完成了他的经典巨著《资本论》,在第一卷序言里,将社会在发展阶段给人们施加的压力,形象地比做“分娩的阵痛”。这就是说,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导致经济过热、通货膨胀、社会消费力下降、生产过剩,然后大批企业倒闭,大批员工失业,员工失业更加剧了消费力下降。如此恶性循环,导致经济萧条,出现了周期性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大约10年就来一次,这就是所谓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阵痛”。 马克思认为在探索了其发展规律后,能够缩短或减轻这种痛苦。这是基于被压迫阶级通过斗争突破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并科学地加速度发展生产力,加快了社会发展。当然也就能缩短或减轻了这种阵痛。
    马克思这是用革命办法加快了社会发展,从解放全人类的角度,来减轻这种痛苦。这一种彻底的治本的办法。  
  差不多也是在马克思提出减轻“分娩的阵痛”那个时候,西方世界也出现了两个致力于减轻工业化过程中阵痛的哲学家,一位是欧洲的叔本华,一位是美国的梭罗。他们则是为处在社会激剧发展时期的个体人,从心理上减轻压力的。认为他们可以通过净化心灵控制欲求以减轻个人的精神痛苦,这只是一种个人的暂时的治标的办法。但是在当时,他们的哲学观点在学界也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19世纪初叶,资本主义飞黄腾达时期,在西欧出了个唯意志论哲学家叔本华,提出了生存意志论。他认为人生就是一种痛苦,一个人所感受的痛苦与他的生存意志的深度成正比。生存意志越强,人就越痛苦。要摆脱痛苦的途径只有一条,就是节制欲求,否定生存意志。他还认为,固然一个人可以通过艺术创造和欣赏来暂时解脱痛苦——艺术创造和欣赏是人类精神的高境界,它可以使人忘却世俗痛苦。但是,最根本的解脱办法是,进入佛教的空、无的境界。
  我国两千多年前老庄的哲学思想就以无求无欲的"空"、"无"为最高境界。从而演生出“悟空为乐”、“无为而治”等修身治国之道。佛教传入中国后,与老庄的这种思想相容合,创立了中国化的佛教教义,认为人的一生苦海无边,西天是极乐净土。中国佛门就是这样以“空、无”思想普度众生,以减轻人们的痛苦。19世纪的西方哲学家叔本华,只不过是结合当时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生活,加以哲学的理论阐释而已。
  无独有偶,19世纪中叶,美国从落后的农业国向工业大国转化时,也产生个主张投身自然,通过净化心灵以减轻痛苦的美国著名作家、哲学家梭罗。2011年6月,我国央视“子午书简”栏目,还介绍了他的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代表作《瓦尔登湖》。
  我国1970年代以写作《哥德巴赫猜想》成名的报告文学作家徐迟,1982年8月他翻译了这本世界名著《瓦尔登湖》,在他的译序里说:“《瓦尔登湖》是本静静的书,极静极静的书,并不是热热闹闹的书。它是一本寂寞的书,一本孤独的书。它只是一本一个人的书。如果你的心没有安静下来,恐怕你很难进入到这本书里去。我要告诉你的是,在你的心静下来以后,你就会思考一些什么。在你思考一些什么问题时,你才有可能和这位享利•戴维•梭罗先生一起,思考一下自己,更思考一下更高的原则。”
        序言用“静静的”、“寂寞的”、“孤独的”来形容这本书,与当时将成为工业化大国,那热热闹闹的、忙忙碌碌的、快节奏的、烦躁的工业化社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引导读者在繁闹中“思考一下自己,更思考一下更高的原则”。
        这使我联想起北大百年举办《国学大师“天与人”对话》讲座,儒学大师杜维明在讲座上,回答一位为生存求事找钱而不来听讲座的学生所说的话:“但唯希望他不是就是为了找事情而找事情。我看他还有一个向上,比如说能够培养他自己,能够发展他人格的意志。”
        我以为他们从哲理上所主张的生存原则相当靠近,都是追求人生更高的原则,不是只为消费而生存着——低等动物的生存才是只为了觅食,它们除了觅食和繁殖还能做什么?
  这当儿,人们只有投身大自然远离煊嚣,控制欲求静下心来才能进入这本书中,去思考人生更高的原则和意志。
《瓦尔登湖》是梭罗在清澈见底的瓦尔登湖畔隐居了两年,经过投身自然叩问自然独立思考后,写出来感悟人生的书。梭罗在那悠静的湖畔,感悟到闲暇才是人生真正的幸福。因为闲暇时间是精神产品创造和智力进步的必要条件。马克思也指出“时间实际上是人的积极存在,它不仅是人的生命的尺度,而且是人的发展的空间。”
所以在《瓦尔登湖》这本书里,梭罗提出“一个有时间增加自己心灵财富的人才能享受闲暇。”
  梭罗还说,我们的生命在琐事中浪费掉。他主张做事与生活都要简单简单再简单,不是多多益善,什么都想做,什么高级的物质享受,都想享受享受。他认为外在生活要简单,你才能取得闲暇。有些事你可以不做,才能集中精力做好两三件有意义的事;生活也应当从简,不要繁琐,你才能腾出时间思考些终极重大问题。据说居里夫人的居室陈设极简,连椅子也只有一把,使来访者谈完事就离开,是为了不占用科研时间;毛泽东也嫌一日三餐费事费时;鲁迅生病不愿按医嘱卧床休息,他说过这样的话:“我总是想,与其不工作而多活几年,倒不如赶快工作而少活几年的好。因为结果还是一样。多活几年也是白活的。”这就是说知识者都重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不是只为消费与物质享受苟活着。
  外在生活简朴内心生活丰富,体现着人与大自然之间围绕着“为”字,所展开的深刻辨证关系,这是老子哲学的基本命题——“无为而无不为”。自然运行法则,宇宙万物 “有生于无,无中生有”(西方哲学也认可“有无”互动,但西方是主“有”,而我老庄则主“无”)。它精辟地展现了人与自然之间所蕴含的一系列深刻矛盾。对于我们今天探讨和解决现代人类的发展问题,仍然具有十分深邃的启示意义。  
    美国比较文学教授赵启光,在央视“子午书简”栏目品读《瓦尔登湖》时,谈了19世纪中叶美国从落后的农业国发展为工业国过程中,广大群众遇到的具体问题——购房与购车的“美国梦”。说是当时底层百姓突然高兴地发觉自己也能够购房、买车了。现在中国人也正做着这个梦。不是有人沾沾自喜地说“我们买了房子也成为有产者了”吗?可是当他发觉别人比自己占有得更多时,就骂街了。心理无法平衡,精神崩溃了,陷入痛苦深渊而不能自拔。
    正如梭罗说的,农夫占有了房子,并不因此而富有,而是变得更贫穷了。不是他占有了房子,而是房子占有了他。你是先被按揭所占有,被装修所折磨,被无止无休的文件、多变的政策压在了下面,时而这样时而那样无所是从,被弄得很苦很苦,成了房子的“奴隶”。因而这一群体被财大气粗的房地产商称为“房奴”。梭罗在一百多年前,甚至预见到了2008年美国的房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波及全球经济。美国的美梦变成了噩梦。
    人的欲求是无休止的,有了房子住还要追求大的好的更好的,什么豪富别墅啦、皇家花园啦等等好听词汇,都出现在房地产的商业广告上。据说现今房地产商掌握了市场行情,已造出一平米五万元高价的房子,以供第一桶金获得者最富有人的消费。穷小子没钱,连小套房也买不起,没市场。两极分化在房地产业上也显现出来了。
接着,汽车也进入普通平民家,有了房子还要汽车与其配套。我国1970年代婚嫁必备的缝纫机、收音机、自行车等等所谓三转一响一看外加24条腿的五大件,现今简化为房子与汽车两大件了。这现代的两大件可比过去的五大件沉重得多,也痛苦得多。而且不给补上这一课,还有破裂的危险呢。
    说是现在有人买车不是开的,这代步工具成了摆门面给人看的工具。你为拥有这只为摆设门面的工具,买车、办证、办牌、修理、年检,城市里一三五、二四六哪天让开,哪天不让开,开出去了还有停车场问题,听说有些城市为了减轻马路负担,停车费已提高到15元/小时。底层百姓你有车这后续消费也承担不起,所以只好是摆设了。拥有汽车者却成为工具的工具了。
    为什么美国当年快速工业化发展,选择了房子和汽车呢?一是认为经济起飞后,人人都需要的,有广大的市场;二是房子和汽车能带动众多的行业(据说是一百三十多个行业)起飞。
    当然,一旦起飞了,就不能突然叫停,也无法软着陆。因为一旦停下来,整个经济就有陷入危机的危险。但是,不叫停也照样有危机。2008年,美国就因为要扩大贫民阶层的商品房市场,对贫民进行了房贷,贫民还不起债,其结果成了不良贷款,导致美国的两家大银行破产,刮起了世界性的金融风暴。
    这叫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把许多无辜国家都卷进这场金融风暴的灾难中去了。原因就在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无法解决私有制与高度发展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根本矛盾。像美国这样国家,只有上层社会有高档的消费能力,可以买得起皇宫式高档房子,与全社会比起来只是少数群体——据有关部门1970年统计资料来看,美国中产阶级也只有18.2%,西欧发达国家也都在20%以下,联邦德国只16.1%,只有日本达到34%。除极少数大富有之外,70%以上还是相对贫困的百姓。西方世界热衷于“橄榄型”社会,哪有多大的市场呢?像美国这样富甲天下的大国,她的底层百姓还是买不起房子,你贷款给他们买房子,一时解决了商品房市场问题,但这个矛盾立马就转到金融问题上来了。
    你把“金字塔型”画成“橄榄型”社会结构,就能解决周期性经济危机吗?不突破旧的生产关系,无论如何都是摆不平的。马克思给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戴上的周期性经济危机紧箍咒,无论如何都是去不掉的。
看来从西方传来的“橄榄型”社会,也只是一个新的乌托邦空想。《共产党宣言》如果在今天来写,可能在第三章第三节“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里,还要加上“橄榄型”社会主义这一新的空想类型。    
  梭罗在那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瓦尔登湖,湖上清风荡涤了心中的浊情,感悟到人类的占有欲是无止境的,为了满足不断翻新的占有欲,不断寻求新的刺激,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物质多了,精神负担重了,思想空虚了,甚为痛苦。
  在那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你占有了物质财富,物质财富反过来占有了你。你的整个生命都在紧紧张张地过度着,你哪能享受闲暇的愉悦?你哪能有高境界智慧艺术创造与享受的快乐?你的心灵哪能得到净化?你的精神将永远无以寄托。
徐迟在他的《瓦尔登湖》译序里对作者说了这么一段话,算是他对梭罗及他的名著《瓦尔登湖》最中肯的评价了。这段话是这么说的:
    “他的一生是如此之简单而馥郁,又如此之孤独而芬芳。也可以说,他的一生十分不简单,也毫不孤独。他的读者将会发现,他的精神生活十分丰富,而且是精美绝伦,世上罕见。和他交往的人不多,而神交的人可就多得多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陆军28军网 ( 闽ICP备07503100号-1 )    

GMT+8, 2019-3-24 02:47 , Processed in 0.06634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