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陆军28军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8|回复: 1

闽南风情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杨殷平 发表于 2020-4-25 18:28:01 |显示全部楼层



闽南风情

还在闽南的当年28军同志,你们好!我想念当年军旅生活。这就聊一聊吧。

1950年春夏之交,八十二师侦察队,曾驻在围头村临海大楼,执行侦察金门敌情任务,这年入秋季节,部队进闽北山区剿匪,1952年秋又回到闽南的泉州一带驻守海防。长期在闽南驻防,部队对闽南习俗与风情很熟悉了,有的干部就在那里与当地人结婚成家了。光阴荏苒,半个多世纪旧事似流水,但记忆犹存,现今将之描述出来。

从石狮再往南走,就走到与金门岛对峙的半岛围头村。围头村的临海处有一座大楼,外观看似西洋建筑,里面却是中式堂屋的结构,中间一个厅堂,是家人活动和接待宾客的场所,旧时尊父母所谓“高堂”者,大概就是以这宅第结构最核心部分,来尊称一个家庭最核心的长辈父母。一般房屋都分前堂和后堂,前后堂两边各有个厢房,也分为前房与后房,是主人的卧室。这一带的大宅门多是这样中西合璧的风格,有的大宅门还有自家发电设备,有自来水,可见这一带人家的富庶了,也可见他们的独立性、自由度是很强的。

闽南侨乡的大宅门,使我想起苏南一带的园林住宅,却是纯粹传统的古色古香,命名“退思园” 、“拙政园” 、“留园”什么的,那是后来发达起来了的官宦人家,主人退出政坛归隐“山林”者的杰作,宅第结构与布局寓意颇深,反映了主人的宦海浮沉的险恶生涯;而闽南大宅门则是飘泊海外游子落叶归根的处所,主人中西合璧的生活和思想,也都在建筑风格里反映了出来。之所以说,建筑是无声的音乐,它弹奏出了主人飘洋过海的经历,苦与乐的情调。

石狮镇自古是闽南有名的商城,海外的时髦东西很快就会传到这里来。围头半岛距离石狮镇没多远,生活也染上了海外的时髦。但说这里人生活上的时髦,时髦得还有点古怪。比如这里年轻人身上穿着很讲究,很洋气,却常是光着脚丫到处跑。闽南湿热,人们不习惯穿鞋,学校风纪特规定要穿鞋,不得不遵守。上球场,那就另当别论,青一色是光脚上场,跑得飞快,也不怕地下的沙粒石块。姑娘们逛街,至多是穿一双塑料拖鞋。这种风情,或许还是一种超前的时髦呢!最近几年,不是也见内地繁华都市街头,有小姐穿着特制的无后帮像拖鞋的皮鞋吗?然而,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使这不习惯穿鞋的地方,也做起鞋业生意来了,还很兴隆,石狮产的“富贵鸟”牌皮鞋,还荣膺中国名牌产品称号,我在南京,这几年还都买这品牌的鞋。不知道今后闽南人是否还保留旧时“光脚丫”的风情?我想生活习惯归生活习惯,做生意归做生意,不必免强了,工业社会嘛,做的工业产品都远销世界各地,不一定都供本地人用。这是《共产党宣言》里也这么说的。

这一带妇女为了在海边劳作方便,上衣都做得很短,一弯腰一抬身间,就把女子隐秘的腰肢和小肚都暴露了出来。刚解放时,来了习惯把身体包得严严密密的北方同志,看了奇怪,就给起了个革命时代的名称“惠安女子民主肚” 。现今大都市的大姑娘小媳妇也流行此“透”、“露”的风情,不知道是否仿效当年惠安女的习俗。

还有让北方同志更吃惊的呢,他们悄悄地告诉人,发现这边妇女在田里劳作或在路上挑担时,也能站着小便。不过这都反映了这边女子的勤劳,能克服生理上的弱点,与男子同样承担农田重体力劳动。

我们在这一带驻军时,还发现有些地方白天只有男人在家做家务看小孩,女人下田耕作或上山砍柴去了。都只因这带男子的重任是飘洋过海去经商闯荡,田间事就交给妇女了。日久天长也就成为此地最合理的分工习俗了。这是普通人家的情况,富商家的大宅门里则另是一般景象。

有一天,正值中秋八月,我82师民运队一个小分队十来个队员,在执行为解放金门岛征船、征船工的任务时,进驻惠安的一个村庄,有一座方形的红砖宅门大屋独立于田间,屋之门窗都设有铁栅栏,天井上方也有铁栅栏屏蔽着,都是为了防盗安全起见。我想我们今天生活在铁笼中的方式,应是步他们的后尘吧。

此屋只有一条路出入,周围开阔地貌无障碍物,只要设一个岗哨就可一目了然。最适合我们小分队的宿营。但这大宅门内只有一个老太带着七八个年轻媳妇姑娘们住着,她老太怎么也不让我们进屋子,我们只好在那屋大门前宽大的走廊里安身。

那天夜里睡到半夜,忽然前方远处枪声大作,还没等哨兵报说,大家都已被惊醒了。有的同志警觉地迅速把被子一卷当靠垫,拉开枪栓准备应战。密集的枪声响了一阵,就渐疏渐远了。这时,领队的却沉着地派一个老练的同志过去看个究竟。待过去的同志回来报说是当地人械斗。过去闽南地区,常因地界、农业用水等纠纷无法解决,双方就有组织地拿着武器打群架,这种械斗从古时的冷兵器也发展到热兵器,尤其闽南华侨多,枪支弹药很容易从海外带回来。这械斗给平民造成了大悲剧。那时刚解放几天,地方新政权尚未建立,这恶习还没根除,所以我们才意外地遇上了这一幕。——以后我们在石井村也遇过一次,是白天发生的,我们指导员站在他们中间做工作,劝他们有事好商量,不要打,打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第二天,我们就要求大宅门的主人老太,夜里不要把大门拴着,有情况我们也好退进屋里。老太经过一天观察,相信我们了,不但答应了我们的要求,还主动让我们进屋里住了。里头房间很多,两个人可住一间宽敞的居室。

在这里住了五六天,任务完成后,我们又要走了。想不到这短短的几天,她们从不了解我们,害怕我们,很快就提升到对解放军这支部队有好感。

我们要走的前一个晚上,是中秋之夜,闽南侨商习俗,守在本土的家属以放飞热气球,来表示对海外亲人的怀念。她们竟邀请我们到屋顶晾台观看她们放飞热气球,一同欢度中秋佳节。

其实,在那动乱岁月,像她们这样的弱女子住诺大的一座楼房,正需要几个可靠的男人为之护院。之所以,后来她们对我们那么信任友好而有安全感。原来我们无形中充当了她们的保安。但我们现在又要走了。


被世界一霸作为武器来打压弱者;思考而今世界富国越富穷国越穷人均收入差距一百多倍:思考人类学家费孝通留下的一句话“21世纪还是战国时代”;思考“千年兴亡多少事?悠悠悠……”

Rank: 8Rank: 8

侯俊 发表于 2020-4-26 08:43: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侯俊 于 2020-4-26 09:25 编辑

楊老我看完佳作心有感悟。怎不忆闽南。
別來依稀七十年,
怎不忆闽南,
一年四季旡霜雪,
花红栁绿情相连,
怎不思闽南。

别來依稀七十年,
怎不忆闽南,
金门失利永不忘,
想起战友泪涟涟,
怎不思闽南。

别來依稀七十年,
東山岛上反击战,
幵灭顽敌是胡琏,
怎不思闽南。

别来依稀七十年,
怎不忆闽南,
前哨三岛浪涛湧,
潮思暮想统一恋,怎不思闽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陆军28军网 ( 闽ICP备07503100号-1 )    

GMT+8, 2020-9-25 17:21 , Processed in 0.05925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