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陆军28军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1|回复: 0

往事回顾 转业后(一)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杨殷平 发表于 2020-11-9 17:40:06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回顾

      转业后(一)

题 记

这是篇以《科技管理改革论文集目录》方式,记述了现役军人转业后40年的往事回顾,谈到所经历“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历史细节。全文分前后期二部分记述。

一、前期

     

前期说在职期间十年的事。

我军旅生活29年后,1978年转业到江苏省农业科学院工作。此时49岁还算尚未迈入年过半百门槛的人。我参军前是学财经的,当时也想在地方相对稳定的环境里,趁有生之年,学有所用再做些经济建设性的工作。

恰在此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传达了改革开放精神。下放农村的科研人员,也牵家带口陆续回院了,没住房,大家挤住在老旧招待所。我其时与他们同住了一年时间,但大家谈起农业科研前景,都非常乐观,也彼此融洽了感情。这是此后搞好工作的重要条件。

这就更坚定了我想在新的环境里尝试一番的决心。这一尝试包含我离休后的三十年,至今已是40年的岁月了。《科技管理改革论文集目录》主要记述与探讨这40年来,基层单位科技管理改革的事。这是改革初始的一段历史。所以我在这“题记”里要多记述些。虽然只是从很小的视角很低的层面,来作这段改革历史的叙事与评论,不全面准确,但作为“摸着石头过河”改革的经历,对后事来说还是有些参考价值的。

改革既肯定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那么科技与企业与经济的关系就很密切了。统得过死的财经制度成了首当其冲的改革对象。改革开放也主要是先从下放财权开始。全社会在改革的大潮里,喊出了“打破铁饭碗,取消大锅饭”的 口号。

当时我院管理体制是延用计划经济管理方式,统得很死,全院十几个研究所只有一个财会单位,一个银行户头,研究所这级领导只有审批30元以下的开支权,这是建国初期留下的现金管理制度,30元以上的开支一律用支票支付。并得经分管院长审批。改革首先就要打破这样统得过死的格局。院领导很重视这场改革,老院长黄以干曾问我改革事,当时我才到院几个月,说不出道道来。以后听说上海农科院已经开始财务改革了。于是,院领导就派行政管理处长与秘书带领我们到上海、苏州向人家学习。

到了上海才知道他们下放财权的改革已经进行了一个回合。为什么是“一个回合”呢?因为他们的财权放了下去,遇到了阻力又收回来,现今暂时还是一级管理。说明习惯势力是顽固的,“财权”不是你要放就可以轻易放下去的。这是触动每个人思想的改革,对工作、生活都有深刻的影响,干部与群众都有许多顾虑,新的制度一时很难贯彻。

苏州改革的特色是承包,有个院校率先把职工食堂包给了餐馆。在往后的改革路程中,这就成了畅行一时的“承包制”,在改革中不断地修订与发展着。

学习回来后,我们就吸取上海的经验,讲明改革的大道理,重视下放财权前的思想动员工作。果然反映不一,更多的是顾虑,怕掌握不好,怕承担责任。表现出对大锅饭、铁饭碗的依赖性。但大势所趋,人人都得融入改革大潮,并接受其考验。以后,果然有人在改革大潮中锻炼了才干,为改革事业做了贡献,也有在改革深水区摸错了“石头”陷下去的。总之不能“因噎废食”,该放的放,该纠的纠。

下放财权还有很多具体事要做,选拔改革骨干、培训财会人员,给每个研究所建立银行户头等等,都得一件一件落实。当时银行改革也才起步,怕乱,还是遵守老章程,不同意给基层会计单位开这么多银行户头。这又费一番周折。恰好此时农业银行建成了,我找到一位姓戴的科长,他听了我对财务改革的诉说后,第二天就亲自到我们单位来了解实情,并当即开列了十几个研究所的银行账户。想象中很难的事,就这样迎刃而解了,只用了三个小时。这样果断有魄力而深入实际的纯朴作风是改革事业不可缺少的。这也给我们改革初始树立个榜样,很鼓舞了真心实意的改革者。

在科技单位改革实践工作十年后,我们有了对改革感性认识的积累,为了试图把它们提高成理性认识,我开始按改革进展情况,连续有序地在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农业科技管理》、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科研管理》上发表了十数篇科技管理改革论文。以后又应邀参加了中国农科院、《科研管理》、《科技报》联合召开的“农业科技进入科技市场”的研讨会。在这个研讨会上,就提出了农业的基础科研怎么进入市场的问题。

江苏农业科学院这个具体单位,在改革开放大潮推动下才打好了基础,改革又深入发展了,科研与企业与经济学科怎样有机地结合起来呢?这个问题在1990年代后期已提到日程了,成为改革的当务之急。改革中出现矛盾是难免的,要不断地调整。

此时我刚离休(留职三年),还是写了《课题成本核算问题讨论》(发表在《科研管理》1993年第1期)一文,从管理角度指出了:“课题成本核算实施中的两种倾向:一方面市场意识和成本意识差,影响了科研改革的进展;另一方面又超越了课题成本核算的本意,权力和责任大都集中到课题组一个层次上,影响了院所级的宏观控制。”

一个倾向掩盖着另一个倾向,是改革中常有的事,这也要靠深入改革去纠正了。


被世界一霸作为武器来打压弱者;思考而今世界富国越富穷国越穷人均收入差距一百多倍:思考人类学家费孝通留下的一句话“21世纪还是战国时代”;思考“千年兴亡多少事?悠悠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陆军28军网 ( 闽ICP备07503100号-1 )    

GMT+8, 2021-4-10 20:06 , Processed in 0.14143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