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陆军28军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48|回复: 5

老29军留下的87师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石洪行 发表于 2010-1-1 16:41:54 |显示全部楼层

在解放战争揭开战略进攻的序幕后,解放军所向披靡,形势迅猛发展。梁灵光率领的地方部队于1948年初上升为华东野战军的主力部队,他被任命为十一纵队三十三旅旅长。不久,任纵队副参谋长,主持司令部日常工作。在参加著名的淮海战役后,纵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九军,梁灵光任军参谋长。在强渡长江战斗中,他任二十九军渡江总指挥。尔后,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战斗。紧接着,奉命组建入闽先遣部队的重任,并参加攻占福州等战役 。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漫长而艰苦的岁月里,表现出色的梁灵光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逼上梁山”兼挑重任。在厦门即将解放的前夕,他突然接到调离部队到厦门当市长的命令。长期征战沙场的梁灵光对转业当市长一事,一点也没有思想准备,也不知道中央为什么会叫他到厦门当市长?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陈嘉庚在北京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的时候,恳切地向中央领导提议,说厦门快解放了,那地方的海外华侨多,又是鸦片战争后“五口通商”的口岸之一,在海外影响很大,希望派一个能干的闽南人到那里当市长。中央很尊重陈老的意见,深感厦门的重要,将来还要担负支援解放台湾的任务,市长人选必须慎重。为此,中央征求福建省委的意见,时任福建省人民****副主席的叶飞知道梁灵光是闽南人,又是归侨,而且在根据地从政多年,又带过兵,是最合适的人选。省委同意他的意见,并向中央推荐。


    驰名中外的“海上花园”城市厦门是1949年10月17日解放的。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用木帆船强渡海峡天险,对重点固守的要塞岛屿进行大规模渡海登陆的成功战例 。

    战争硝烟尚未散去,身为首任市长的梁灵光即带领接管人员于当天下午进入厦门岛。第三天,按照原定方案全面接管。梁灵光在主政厦门的三年里,不论在反特防歼、巩固国防和打破封锁方面,也不论在民主建政、发展生产和侨务工作方面,都取得骄人成绩,得到广大市民和海外华侨的赞赏 。

1983年春,原任广州市长的梁灵光众望所归,被省人代会选举为省长。海外归侨当省长,这是建国以来广东的第一人

1988年5月又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兼任华侨委员会副主任。

           

               战 友 情 深

                 梁灵光
                2003年3月 

    2002年10月间,我接到原华中九分区七团在北京的七个干部、战士的来信,这七人中我只认得三人,其中钟熹清是当时七团的副营长、颜辉是团报编辑、姚渊是团部卫生队长,其他四位我以前不认识,一位是七团团部书记张德惠和三位是当时的战士。然而战友来信,字字情深意切,虽然我们都已是耄耄之年,但历经战火洗礼的战友之情,在事过境迁的大半个世纪后,仍然燃起了我当年的激情和对过去战斗生活的追忆。


    1946年7月底,我奉华中野战军粟裕司令的指示和华中局的决定,担任新建立的华中九分区司令兼专员,七团是我在10月间亲手发展建立起来的。九分区原来是苏中四分区(包括通、如、海、启四个县300万人)抗战胜利后与苏中三分区合并成立华中一分区,原四分区的司令部、政治部及供给部、卫生部都与一分区合并。这次与一分区分开时,一分区副政委许家屯只给我3个侦察员8个通讯员,其他一个干部也不给,当时军情紧急,粟司令又到了前线,我只好带这11个人回南通地区,于8月6日成立九分区,事实上我只是个“空军司令”,后来粟司令了解我们兵力太少,决定从高宝县团调一个营给我们做基础,改编为分区特务营。我们利用敌人主力向苏北进攻的空隙,决定8月份基本完成全分区土改任务,9月份发动如东县5000人大参军,原定一个月内完成,结果如东提前十天完成。我要副专员带3000新兵北上去补充新一师陶勇部队,另2000人大部与特务营于10月10日建立新七团,并请一师副师长(原四分区司令)陶勇支持我们一些武器,他慷慨送给我们千把条步枪与五六十挺机枪,武装分区新七团。这个团士兵成份好,战斗情绪高,但军事技术不成熟,战斗经验缺乏,部队受七战七捷影响,兼以在抗战期间地方与日本鬼子一年半反清乡斗争获得最后胜利,所以军民轻敌情绪较严重。经过两三次战斗,没有打好成为消耗仗后,我们认真自上而下检查轻敌观念的危害,总结教训,确定不打无准备之战,不打无把握之仗,避强打弱,打则必胜,部队深刻领会,以后作战顺利开展,特别是1947年5月海启灵甸港大捷,得到华东野战军及苏中军区的电令嘉奖,这是分区与七团的一次翻身仗,之后几乎攻无不克,每战必胜。总计在上升华东野战军之前一年半时间内,七团大小作战131次,攻克据点60个,缴获敌人八二迫击炮1门,60炮及小炮13门,重机枪10挺,轻机枪270挺,汤姆枪近90支,步枪3500支,毙伤俘敌军9800人(占全区歼敌60%多),收复了除通、如、海、启四个县城外的大片土地,保卫了全分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因为这个团是九分区的主力,在一年半斗争中,与我们分区是同生死、共患难。它为四分区的胜利坚持而且打开了新局面立了大功。


    1948年4月间我带七团上升华中野战军11纵队,连同华中一、二分区上升的两个团组成33旅,我为该旅第一任旅长。淮海战役后11纵队及33旅改编为29军及87师,七团改编为260团,我为29军参谋长。29军经过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与28军,31军进行福州及漳厦战役,顺利解放除金门、马祖岛以外的福建全省。


    七团参加这些战役,特别是在解放上海战役中担任北线主攻任务,因当时部队有轻敌观念,对汤恩伯的20万军队守卫上海并在四郊构筑大片纵深的钢筋混凝土碉堡网工事,汤自称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可坚守一年以上不成问题,实际上上海地下党已将上海周围工事绘成详细地图送来三野司令部,但未及时下达各军,以致在作战会议后确定北路29军及28军在13日黄昏从浏河打到吴淞,断敌后路,以防敌人从黄浦江乘船逃跑,强调部队不带炮兵,轻装前进,猛打猛冲,29军2个师要从浏河一夜之间在江南河沟纵横地区猛插七八十里打到吴淞。260团原有2800人,从13日傍晚开始两夜一天攻击月浦镇激战中伤亡1200人,但在政委肖卡、副团长梅永熙和团参谋长李仲英指挥下,集合附近交通壕里的指战员120余人,仍配合其他友邻部队在14日黄昏攻占月浦重镇,由梅副团长打电话到军部报捷,并在敌陆海空三面配合强攻下,守住阵地,这时该部由伤亡过半仅剩下62人。这种不怕强敌、不怕牺牲、英勇顽强、坚决完成任务的斗争精神真是可以惊天地而泣鬼神,所以我对7团感情特深。


    15日晨我给兵团司令叶飞报告这一天两夜战斗及伤亡情况,并建议改变过去猛打猛冲战术,叶飞与粟裕司令商量后决定部队改用攻坚战术并休整几天,以作好准备。23日全军发动总攻,到27日顺利地解放上海,歼敌15万人,29军也打下宝山、吴淞,歼敌1.2万余人。


    1952年守备厦门的29军进行整编,军部调北京改为铁道公安军司令部,85师分散编为水兵师,86师分散编为空军冲击师,仅留下87师完整地改编为公安13师,最后改为海防12师。260团改编为海防47团,驻守莆田南日岛,在荒岛上整整50年。该团守岛、爱岛、建岛;不断改进政治思想工作,军事训练,行政管理,后勤生产,拥政爱民,改造环境等等,使南日岛面貌焕然一新;各项工作都得到省军区及南京军区的表扬奖励,该团1连被南京军区命名为防务尖兵连,团里24年没有发生刑事犯罪,26年未发生行政死亡事故。该团培训了不少干部提升到其它友邻部队,他们自豪地称呼这种艰苦奋斗、不断开拓创新的精神为“南日精神”。我在今年3月4日从广州乘飞机到福建长乐机场,由12师领导陪同到岛上参加他们进岛50周年纪念大会,了解到他们种种先进事迹,令我深受教育,对该团长期作出的卓越贡献,也感到骄傲与自豪。


    在北京的七团的七位同志大概在军部整编前后离开29军,解放后他们都成为各部门的骨干,除了钟、颜二位在七、八十年代我见过两三次外,其他同志自从我离开11纵队33旅后已经五十几年未过见面了。现在他们已离退休,最大的已80岁,最年轻的也有73岁了。


    他们在来信中提出希望我能抽出时间到北京去一趟,与他们见见面、谈一谈,并拍一张集体照片留念,为此我给他们回了一封信,答应他们的要求并把我当年的一些活动告诉他们。不想他们接信后十分激动,七月联合写一封热情洋溢的回信给我,并怕有的人我不认识或已记不清楚了,又每人写封短信,附上各人的照片与简历,每人都衷心地祝我健康长寿,使我也十分感动,回想到过去共同出生入死的岁月,心潮汹涌。我答应在今年春夏之交去北京看望他们,不意三月上旬我到南日岛开会,后又到福州、泉州,12月才回广州。4月18日我将到上海松江区去为我中学母校(我在此念书前后6后)复名立达中学并举行挂牌典礼(该校原定3月5日召开挂牌庆祝大会,因与南日岛开会有矛盾,所以我推辞了。不意该校推迟不会日程一定要我定个日子去参加才举行挂牌,所以我不得不改定4月18日去参加),然后经上海、苏州、无锡到南京参加4月28日在安徽黄花塘为新四军军部移住该地的纪念会议。5月20日左右,在广州配合中国新四军研究会和省委党史研究室主持举行叶挺将军生平与思想研讨会,所以原定的春夏之交的北京之行只好推迟了,心中感到十分歉疚。


    2001年6月,我应29军原7位团长、政委之约,领衔写信给上海市委书记黄菊与市长徐匡迪,建议在宝山县公园内建立一座月浦烈士纪念牌,经市委批准同意,纪念牌已经落成,成为对年青一代的教育基地,张德惠同志1999年1月去月浦旧地由中央电视台拍摄专题《寻访老战场》时,看到月浦已是紧邻宝山钢铁厂的繁华市镇,它的腹地则是开发区,到处高楼林立。这是当时许多烈士用鲜血换来的珍贵成果,如果烈士有知,应该也会含笑九泉。


现在将北京七团七位同志的两次来信附在后面,供大家参阅。

一、七人第一次来信

敬爱的梁司令员:
您好!
    我们是原九分区七团在京的七名老战士,别后五十多看来一直在想念您!前些年有的还能在电视里偶然看到您一闪而过的英姿笑貌,有的拜读了您的回忆录,但只有少数人见到过您。今天我们聚会看到了您和夫人朱含章同志在杭州与陈佐及夫人、还有刘成仁的合影,格外感到亲切和高兴,不觉就产生一个愿望:梁司令何时能到北京,和我们欢聚一下并留个影?虽然在您直接领导下的七团的战斗生活记忆犹新,但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我们都已进入晚年,余时不多了,能与您再见上一面,可以说是我们在晚年生活中一个最有意义的愿望!
在我们期待之时,深深祝福您的精神愉快,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致以
军礼!

钟熹清、姚渊、颜辉、郭仪
张武清、沈朝周、张德惠 敬上
2002.10.14

二、七人第二次来信

敬爱的司令员梁灵光老首长:
    您好!来信敬悉,激动万分。您写的每一个字都在我们眼前闪耀跳动,字里行间显示出的深情厚意,让我们再次回到五十多年前,您带领我们转战江海平原,从困难走向胜利,解放南通人民,使我们锻炼成长。而今在拜读首长的来信时,彷佛您又怀着胜利的喜悦带领我们走厦门、访福州、游杭州……,您还在我们身边,高亢有力的讲话声时时在我们耳边回荡!
    让一般人难以思议的是:一位高龄、高职的老人对他过去的部下,还亲笔叙述他一年来参加的主要活动,如此贴近!如此真情!多么难得可贵!要不是您带领我们从炮火连天的战场上走过来,有着永生难忘的生死感情,是无法理解的!——实际上许多首长是不可能如此去做,——而我们司令员梁灵光,还像五十多年前的战斗环境里那样,始终是那样的喜欢我们,爱护我们!怎能不让我们引以无比的自豪!
    今天我们专门聚会来畅谈交流对您的敬爱、感激和思念之情!现在我们列队向您行个深深的注目礼,请首长检阅。
    时逢佳节倍思亲,人到老年总怀旧。难忘的岁月,莫过于在七团时的战斗生活,我们七人在春节、国庆等节日,或外地七团战友来京总要欢聚畅谈。今年4月中旬,我们由南通市委接待,圆了我们集体带老伴回南通之梦,通如启海,历时一周,目睹了战斗过的故乡成就与风光;凭吊长眠在江海平原的先烈们;拜会了健在的战友,市县领导亲自接见,所到之处都受到热情的欢迎和接待,使我们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和教育,了却了我们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
    许多场合谈起七团打仗,总要提到您!说钟熹清是有功之臣,而钟说:梁司令打仗,仗仗胜!事实上现在当地群众还在传流着歌颂着!
    那几天我们不止一次地念叨:要是梁司令、肖卡政委此次与我们同行该多好呀!
    最近我们正在酝酿一项活动,闽、通、宁、京等地的原260团战友们,于明年5月27日上海解放54周年之际,自发到月浦战斗纪念碑前举行纪念活动(原259团的同志先有此打算),1200苏中子弟血洒月浦街头,今年5月的揭碑仪式我们又未能参加,我们这批幸存者已是耄耄之年,身体每况愈下,乘现在还能走得动,在此地点聚会是大家的深切愿望。具体行动方案有待商议,但基本上是立足自力更生,争取有关方面的支持。
    首长的来京时间是差开先后,还是先来北京然后一同南下,我们听您的。如果我们敬爱的司令员能出现在现场,那么意义就更加重大,将是原29军基层官兵亲眼目睹的一件喜出望外的大事!
    我们期待着明年春夏之交的见面!
    我们真诚希望老首长多多保重,健康长寿,祝愿您和含章同志活过一百岁!
    致以
敬礼

钟熹清、姚渊、颜辉、郭仪
张武清、沈朝周、张德惠 敬上
2002.11.8

[此帖子已被 石洪行 在 2010-1-1 16:45:57 编辑过]

Rank: 8Rank: 8

双马石6588 发表于 2010-1-1 22:00:28 |显示全部楼层

很珍贵的历史资料

梁灵光书记是29军的优秀指挥员,又是我党首批转业从事城市管理懂经济的杰出领导人,他为我国的侨务工作提出许多建议,得到了中央的肯定和采纳,是广大侨胞热爱的省级领导。感谢石宏行提供的珍贵的历史资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0-5-24 00:39:51 |显示全部楼层
29军在福州军区比较受气,当年番号撤销,仅仅87师保留了下来,因为军以上已经没有了娘家,所以原来29军的干部基本没有得到公平的使用,到80年代就一个杨清当到了军长,汪治国和林乃清可都是老红军啊。后来的87师基本上就没有了本师的干部担任师团的领导,都是28和31军的,可以说从那时候开始这部队已经没有了灵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石洪行 发表于 2010-6-9 16:29:18 |显示全部楼层
汪治国1971年7月-1976年11月任福建省军区司令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乘桴人 发表于 2010-6-26 14:32:02 |显示全部楼层
颜辉叔叔我认识,老人一直致力于新四军的研究,并有自己的著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0-7-26 15:04:40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因为他和韩先楚司令是老乡,还是一个班的兵,当年韩是他的班长,另外当年省军区司令和军长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在大军区身边的福建省军区就更不用说了,标准的养老院,副司令,副政委,副参谋长,副主任可以组织一个加强排了。杨清还是80年代才当上军长的,严格的说他其实是85师的,那时候85师的老师长在总政治部当副主任(朱云谦),福州军区当年使用的基本都是28军和31军的干部。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陆军28军网 ( 闽ICP备07503100号-1 )    

GMT+8, 2019-8-20 15:22 , Processed in 0.06421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